包含 2014 年 6 月 30 日之前的数据,供浏览查阅,不提供编辑及回复等功能,最新数据请登录 大千论坛
吃喝玩乐 时尚潮流 甜城内江 生活情感 家居房产 秒杀团购 大千摄影 大千书画 大千收藏 原创文学 大千杂谭 投资理财 大千体育 广告信息 佛教论坛 木偶论坛 川剧论坛 版主交流 论坛管理

杨家桥的故事(1) -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 - Powered By BBSXP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原创文学杨家桥的故事(1)
    
 
杨家桥的故事(1)
发起人:未弋  回复数:5  浏览数:965  最后更新:2010/6/21 21:49:52 by 用户

帖子排序:
2010/2/4 11:51:59
未弋






角  色:版主
等  级:使者
发 帖 数:1118
金  钱:8011
经 验 值:5011
注册时间:2006/7/13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


杨家桥的故事(1)

(按:周乐鑫先生是内江七中原副校长,于2007年退休。他克服身体患病的不适,利用电脑开始了文学创作。其丰富的人生经历成了他不竭的创作源泉。他已所写成的回忆性的纪实文学作品,很具可读性。他并委托本人在《大千在线》陆续发表。 诚请网友读者批评赐教。)                      

 

 

           杨故事 

                    周乐鑫 

 

杨家桥旁边立着一块残缺的石碑,依稀可见是一座清乾隆年间的建筑,园拱单跨十来米长,历经两百多年的风雨已经破败不堪,桥面满是毛狗儿,青蒿草,草丛中一条弯弯的石板大路穿过石桥,过桥上坡五里就到了坛罐场。桥旁边高明公社的新房、面房、龙井、古井四个生产队,多为龙泉山脚下的浅丘陵地带,每个队都有百多两百亩田,靠着这一湾粼粼的杨家河水,倒也干不怕涝不愁,在我们当知青的三年蹉跎岁月里,住在杨家桥周围的人,发生了许多有趣而奇怪的故事。这些故事在近四十年的人生经历中,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是影响我们一生的知青情结,也是青年时代最美好的华彩乐章,有些东西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容我细细述说。

 

              (),离奇的死亡

 

腊月初八的清晨,灰蒙蒙的白头霜冻使人冷得蜷缩在被盖里,突然一个女人尖声喊道:”快起来看,上头面房煮人了。”我们赶忙穿好衣服,饭都顾不上煮来吃就往一队跑,那个年代是三个人打堆看补个锅,大家也要钻拢去凑个热闹,这么稀奇的事情,那能不去看热闹,整得不好今天还可以不出工,跑拢时人已抬往龙泉驿抢救,只有龙王(前任生产队长)带着几个人在保护现场,还有些婆儿客(妇女)和老年人,儿童在那里叽叽喳喳。龙王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在保管室守夜的巫安慢慢给我们叙述,昨晚上他和刘发元守夜,白天他和堂客(老婆)在龙泉山打了一天的柴,两担柴怕有二百三四,十多里路一个人串起挑回家,走拢屋天已黑净,没得九点都有八点半,吃了饭洗了脚到保管室怕有十点了,一天的劳累倒头就睡。等到起早喂牛的杨三爸把他摇醒,才晓得发元出大事了。紧挨着保管室就是生产队的猪圈,旁边还有一口煮猪食的砌有烟囱的大灶,三尺几的大锅,上面还加一尺多的石头锅圈,煮一两个人还装得下,煤炭,柴火都是现成的,前面又是晒粮食的大晒坝,生产队其它房子隔这里就远些,起早喂牛的杨三爸听到发元凄惨的喊声,大着胆子跑过来看,见发元单衣短裤,手脚被绑血肉模糊,煮猪食的大灶半锅多开水,现在已经成了腥红色,上面浮了一层人油珠,咕噜咕噜地冒泡,灶里的余火还燃着,手脚被绑的发元居然爬了出来。只是奄奄一息,有命也难保,后来用虾扒捞起锅里煮熟的人皮,煮涨煮扒的人皮象水泡涨了的排球壳,装了满满一箢箕。几个壮劳力用滑杆把发元抬起,二把手会计巫兴弟带队,换人不歇脚一路小跑,直奔五十公里外的龙泉驿医院。那个年代没得120,坐班车有时间性,一天也就那么一班,还是下午,班车不准许滑杆抬人上车,说不定还没得人跑得快,死马当成活马医,救人要紧。

 

刘发元是龙王的儿子,龙王五十出头,当了十多年的生产队长,有三个儿子,老大扯羊角疯做不得重活路,还得了小儿麻痹症,只能在家花篾条,编点箩筐箢箕卖,发元老二,年满二十,身强力壮,栽秧打谷,犁牛挂田,样样在行,在农村里就是—等一的壮劳力,是龙王的左右二臂,老三还小才上初中,老婆婆前两年得了肺气肿,也做不得活路了,只在家里煮饭喂猪,这发元出大事,等于砍掉龙王一只手。没到中午十二点会计巫兴弟就回来了,滑杆还没翻山泉铺的鸦雀口,发元就落气死了,大家抬滑杆跑累了,抬起人在后面走得慢,他先赶回来报信。这无疑是如雷轰顶晴天霹雳,飞来横祸使龙王老婆顿时气来晕了过去,旁边的龙王赶忙抱起堂客掐人中,好一会才缓过来,两口子抱头痛哭: “我的中用的发元儿唉! “会计巫兴弟这才安排人下门板,砍竹子搭灵堂。又赶紧派人到公社人保组报案。

 

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当天下午四点过公社人保组,会同县公安局一行十二人就到了面房生产队,马上成立县,社,大队三级专案组,先是勘察案发现场,找人问话了解案情,这解放二十一年来从未出过刑事案件的穷乡僻壤,那里见过这种阵势,胆子小一点的婆儿客赶忙招呼自己的男人不许乱开腔,胆子大的泡泡天棒就说是”内人党”搞的阶级斗争,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这一说大家还真不敢乱开腔了,可大队揪”内人党”才搞完,这纯属子虚乌有的”内人党”一个也没揪出来。在那砸烂”公、检、法”的年代里,公安局还是来了几个破案的高手,他们才不信”内人党”这一套。情杀?他们了解到发元还没耍朋友,情窦未开,不谙男女之事,只晓得傻起挣工分做活路,没得什幺男女爪角。排除了情杀的可能。图财?发元腰无分文,长有一身死肉,世上只有猪肉卖没得人肉卖,何况现场发元的枕头下还有一角五分钱,还是发元去年走人户得的礼钱,至今也还没用,图财也不可能。仇杀?龙王当队长十多年,尽管人还谦和,”四清”还是一类干部,多早就下楼解放了,但这基层工作难免不得罪人,报复龙王机会难寻,收拾发元砍龙王一只手,这一招也够阴损,这一风从专案组吹出来,生产队有两家人与龙王有过节,这就紧张了,特别是有一家,天瓜地瓜两弟兄,和年近七旬的老母住在一起,因为贫穷两弟兄都未结堂客,住的地方又还偏僻,离生产队的三个集中居住地都远,过节还深算得上是仇。天瓜地瓜的父亲十年前,也就是困难年代偷生产队的玉米种,被龙王抓了现行,报到公社出了丑,后来一病不起,没拖两年人也拖死了。这天瓜长得虎臂熊腰,平时为人强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也得罪了一些人,动机条件都具备,一时间人言可畏,什么父仇难忘,整得两弟兄婆娘都结不倒,舆论直指兄弟俩,天瓜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根绳子挂在梁上,幸好老母亲发现得早,呼天唤地来人抱住天瓜双腿,老人家一脚踢开板凳,才把天瓜救下来,但经过几次排查,这两家人都有确切的证明,没有作案的时间。要紧的是发元死前没留下一句与案情有关的话,是一个或几个人作的案,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这些第一手案情专案组一点没掌握,在现场的巫安一问三不知,只是庆幸自己没有被绑匪煮死。案情的发展似乎已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

 

专案组有人提出雇凶杀人,这一提法又使案情峰回路转。专案组决定扩大排查范围,附近几个生产队,凡是十天内特别是近两天有生人来过的,都要排查,亲戚朋友都要查,刚好前一天在武庙修渡槽的同学回太平公社转粮,在我们这里借住了一晚上,专案组也来了两人,问得清清楚楚作了笔录,后来还到太平公社证实了此事,考虑到知青没有作案动机,才排除了这位同学。只是古井生产队罗家老房子提供的一个线索,引起了专案组的充分重视,案发当晚半夜有一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在罗家老房子借宿,天要亮时就匆匆走了,据说是修水库的民工,罗家老房子隔案发现场不到三百米,这条线索太重要了,专案组马上派人到水库上,在五百多民工中查找这位在罗家老房子借宿的人。不费多少工夫就查到,这人是十四营太平连的一名石匠,那个时候修水库也是半军事化编置,一个区编一个营,一个公社就是一个连。这个人叫鄢家元,二十二岁新婚燕尔,住太平场麻柳坝,前两天有人带信,说他堂客小产了要他回去。他向连长请了一天假,说好第二天赶回来吃早饭做活路,头天晚上还在家里吃了饭,帮忙杀了鸡,睡了一觉起早,才和同队另两个赶龙泉驿的人一路,走到贾家场分手怕还没得半夜一点,走到距离现场不远,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哭喊,似女声又象男声,在这风高月黑的夜里,让人毛骨耸然,又走近了一些,这断断续续传来的哭喊声,是人声还是鬼声,鄢家元吓得连汗毛都立起来了,赶忙跳下小路,直奔罗家老房子敲门借宿,害怕今晚走夜路撞了鬼,不敢再走了,正好罗家老房子有一个瘫痪病人,平时下半夜都睡不得,睁起眼睛等天亮,今晚上半夜还没过就被哭喊声闹醒了。也就是说案发时间应该十二点以后到一点半之间,这个时间段鄢家元还行走在贾家场到高明场的路上,两场之间可是有六公里路程。而且也没有犯罪嫌疑人,作了案还在现场附近逗留的理由,这鄢家元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就被排除在外。

 

三天后安埋了刘发元,雇凶杀人也找不到凶手,专案组撤回县里,案件暂时告一段落,杨家桥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农民,又开始一日复一日的轮回,即将下山的斜阳,照在从桥上走过,牵着耕牛扛着犁头的农民身上,看不清面容,逆光中只是一个镶嵌着金边的剪影,一会儿多情的星星棒出月亮,杨家桥下潺潺的流水静静地流响,茂密的竹林掩藏的座座农家小院升起袅袅炊烟。端着饭碗的农民纷纷走出房门,三三俩俩聚集在一起,讨论这从未听说过的离奇的案情,你要说这事情也真是蹊跷,那一锅开水你也要烧十几分钟,连上发火怕要搞二十分钟,要把睡在隔壁保管室的发元弄过来煮,没得点响动,连睡在旁边的巫安也不能惊动,发元虽说没得功夫,但有一身蛮力气,你要把他捆绑起来,没有两三个人怕是办不好,你要是寻仇两刀儿把他捅死了,断不会把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捆起来煮,何况他是大活人,生到有嘴巴会喊呀!除非吃了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的蒙汗药,众说纷芸多少还是有些道理。

 

一个星期后,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来,公安局要开棺验尸,在这十里八乡可是解放前后都没有的事。听说县公安局向市公安处汇报案情,市公安处会同省公安厅刑侦人员,带仪器一同前来,开棺验尸,侦破此案。开棺这天公安局来了二十几个人,多数是穿白色公安制服或便衣,其中一个穿军装的军代表,是军分区的夏参谋,文革前在学校搞军训,文革中和同学们混得也熟,因此我们可以越过警戒线和夏参谋讨论案情,从四面八方赶来看热闹的农民,怕有七八百人,麦子也踩死了一两亩。第二天宣布结案,验尸结果胃中只有红苕纤维和米饭,没有其它化学药品成份,这就**了”蒙汗药”一说,而捆绑刘发元的绳索是他家在山上套麻羊儿所用,从他家里拿来,这不可能是犯罪嫌疑人拿的,第二天牵麻羊儿上山还找不到,手脚都是自己所绑,因为手是套在前面,打结头的方式经测试,也能自己打结,刘发元的哥哥患”羊角疯”,属神精性疾病,不排除有家族史,结论刘发元为神经性自杀,这一出呼意料的结论把大家都打懵了。后来夏参谋给我们讲了一个发生在威远的案例,一个有间隙神经性疾病的人,吃了半斤干辣椒,后来在肚子里发涨,来不及抢救就死了,这个案例让我们多少有些能接受刘发元自杀一说,但刘发元在捆绑手脚的情况下,感觉到开水煮人的难以忍受的痛苦,又怎样从锅里爬了出来,到了灶台下,哭喊了几个小时,这样的过程,在没有监控录像的说明下,恐怕是谁也解释不清楚了。成了永远不知道的秘密,前所未闻的煮活人案似乎尘埃落定,但龙王还是不同意发元自杀一说,一直写信向毛主席以及后来的华主席申诉,告四川省公安厅无力侦破此案,后来穷困得连八分钱的邮票也没贴,直接丢在邮筒里,每次都是石沉大海,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使得龙王过早地离开了人世,我可爱的发元兄弟你为什幺要走这条路啊?

 

( 待续 )

 



2010/2/4 16:53:10
厚德载物






角  色:版主
等  级:权天使
发 帖 数:49463
金  钱:109968
经 验 值:180178
注册时间:2005/12/4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


文章写得朴实,充满泥土气息,但结构还可以斟酌,内含还可以更深刻。
2010/2/4 22:58:25
小野蔷薇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大精灵
发 帖 数:1163
金  钱:4437
经 验 值:4437
注册时间:2009/3/4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4级
 在线时长:160小时18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40小时


期待后续,扣人心弦,还有点恐怖色彩


↑这是一个好孩子
2010/2/7 10:30:02
明秋
 






角  色:社区版主
等  级:天使
发 帖 数:9635
金  钱:36622
经 验 值:33622
注册时间:2007/4/28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24级
 在线时长:3311小时28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89小时在线等级:24级
 在线时长:3311小时28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89小时在线等级:24级
 在线时长:3311小时28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89小时


好吓人的
2010/2/7 11:15:35
苍海一粟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天使
发 帖 数:9189
金  钱:32231
经 验 值:31702
注册时间:2006/1/17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


继续。
2010/6/21 21:49:52
用户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侠客
发 帖 数:23
金  钱:69
经 验 值:69
注册时间:2008/10/12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1级
 在线时长:23小时16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27小时


远去了的故事。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