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 2014 年 6 月 30 日之前的数据,供浏览查阅,不提供编辑及回复等功能,最新数据请登录 大千论坛
吃喝玩乐 时尚潮流 甜城内江 生活情感 家居房产 秒杀团购 大千摄影 大千书画 大千收藏 原创文学 大千杂谭 投资理财 大千体育 广告信息 佛教论坛 木偶论坛 川剧论坛 版主交流 论坛管理

红号兵风云录(4) -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 - Powered By BBSXP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原创文学红号兵风云录(4)
    
 
红号兵风云录(4)
发起人:未弋  回复数:2  浏览数:691  最后更新:2010/6/20 2:28:02 by 辜吟剑锋

帖子排序:
2010/3/19 12:15:58
未弋






角  色:版主
等  级:使者
发 帖 数:1118
金  钱:8011
经 验 值:5011
注册时间:2006/7/13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


红号兵风云录(4)

                           红号兵风云录

                                                                      

                                              周乐鑫

 

 

4,田家场到高梁镇,

 

内江的文革形势由于派性的原因,内江高中红卫兵总部在内江成了少数派,红号兵宣传队在内江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演出了,我们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决定到农村去找演出的地方。周乐熟悉内江县地理,建议到田家场高梁镇,苦于没有交通工具,也有同学经过步行串联,这点路程也算不了什么。一天早晨从学校出发,乐器轻便一点的自己提,女同学就随身背点洗漱用具,扬琴由曾福康、罗碧成、肥墩、童大汉、唐坤鹏等人换着抬,周乐就提曾福康的二胡,江胖娃和李斯换着背大鼓。经过和平桥、牛纹嘴、猫儿坳,在高桥休息会。然后经跳蹬坝,过石胞坨,翻上黑龙江高垭口,远远地看见了田家场,实际还有五里路,过了场进口的青龙河上的桥,左边上山就是田家中学,右边一条石板路进去就是田家场。青龙河湾湾曲曲流经内江县半个县,在高峰寺山脚下流入沱江。上山后在田家中学放下乐器,田家中学是内江县唯一的高完中,*场穷穷孑立几付篮球架,不少农村同学已经回家里去促生产了,只留下一些场镇同学和家境好一些的农村同学,只有一百多人还在学校吃住。这些同学见我们来了,马上围了上来介绍这里的情况。  

 

我们吃住都不成问题,场上有一个可供放电影和演戏的剧场,还有座位,苏政勋马上找田家的同学要了纸、笔、墨,龙飞凤舞草拟了两张海报,罗宁、邱二哥由田家中学的同学领去张贴海报,顺便还联系剧场演出的事。周乐、炎林和田家中学的同学去伙食团谈吃饭问题,还好内江市的搭伙票在这里还能够用,饭菜票都用钱买,饭票才一角四分一斤,菜票随便买,只是没得荤菜卖,不过不要紧吃不完的饭菜票都可以退,几个热心的女同学已经把家婆她们带去女生宿舍休息去了。

 

童大汉见了篮球场心头就痒,其实亚斌早就联系好,半场二十五分钟包干,上下半场休息五分钟。对方还是有几个爱好者,红号兵上场的有童大汉、亚斌、吴二、罗碧成、段二、李斯作替补。童大汉是球场上的铁公鸡,球场上只要是一根指拇摸倒球,这球都是他的,金鸡啄米肯定抢赢。三大步上篮,亚斌神出鬼没的妙传,抢断、准确的中投,吴二、罗碧成、段二、李斯几个也配合防守,偶尔中投,投进了得两分,投不进有童大汉在篮下抢篮板,上半场也赢了二十分,走了三十里路体力下降,下半场还输了五分,全场只赢了十五分。田家中学在山上,平时挑井水吃,水贵如油,打球出了汗,只好到井边上打井水擦汗。农村中学和城市中学差别还是大,中午只卖一样菜,三分钱一份的牛皮菜,没有什么油气,只是用油把酸海椒和姜炒一下,下饭不够还可以添。晚上就更见差了,那种酸菜坛子抓起来泡了两天的半头红萝卜,切碎后用少许干海椒,切碎成马耳朵节子,放油炸成偷油婆颜色,和倒炒一下,两分钱买一份还不一定舀得倒一两粒。

 

晚饭后我们下山向场上走去,昏暗的路灯下,两边的店铺已经关门。人群三三俩俩朝前走去,几个胆子大点的小孩自告奋勇给我们带路,剧场里一千多个座位已经所剩无几。两条巷道里和第一排前面安了不少板凳,反到成了最佳位置,台口前爬满了梳小辨和光脑壳的儿童。舞台上两支三百瓦的大灯泡,在这乡镇上已经是少见,今晚上来看演出的不下两千人,七点半准时开演,九点十五演出结束。等到我们卸完妆,走回田家中学的山上十点十分,远处还见得倒马灯、电筒闪烁的灯光,偶尔随风传来一阵歌声:”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只是京剧的韵味已经没有什么了。邱二哥问陪同看演出的田家中学的同学:”哪些人还没有散完啊?”那同学看了看方向说:”王家庙那边过来的还远,走在邱二哥旁边的周乐说:”王家庙好远哟!怕有七八里?”田家中学的同学说:”王家庙过来十里路,我表弟几个从冬瓜岩过来,十五里路,现在怕才走倒五里路。红号兵宣传队洗漱完备,已经十一点了,这时大家感到肚皮有饿了,红号兵第一次没有霄夜,饿着肚皮睡觉。

   

    晨曦中红号兵第一次起来这么早,饿着肚皮懒觉也睡不着,真是饱懒饿新鲜,起来迟了恐怕稀饭馒头都没得了,一分钱的咸菜仍然炒半头红萝卜颗。几个从山下上来的年轻女娃一眼就认出了赵包,一个年龄稍大的自我介绍是邮电所的,问我们今晚上还演不演,赵包给她们说不演了,吃了饭我们还要走高梁镇去演出。那个女娃儿说:”昨天晚上你们演得比县文工团还好,其实可以卖票,卖五分钱一张,我们都还想买票去听你唱歌,可惜你们不演了说完后悻悻然下山去了,赵包第一次拥有这么几个追星族。

  

   吃了早饭大家向高梁镇进军,速度已经不如昨天,一个钟头了才过镇子坝,伍顺兰两手叉腰问:”周乐,还有好远嘛?走都走不起了嗝!”周乐给她说:”慢慢走,快倒了,其实镇子坝才八里路。体力充沛的赖儿,读初中时就是二初中九人排球的二排中,也给伍顺兰说:”慢慢走嘛!我陪倒你,包包拿来我给你背,好不容易到了齐家嘴(泰安乡)。一辆卡车下了货正从场口缓缓开出,罗宁拦着空汽车就问:”师父,开哪里?”那条公路是县级公路,平时没有长途客车,只有满载货物的卡车偶尔在跑,好不容易遇见了一辆空汽车。何等机灵的红号兵有意在汽车前面停下就不走了,司机看倒这么几十个人拦着汽车不走,心里想你们不就是想回内江吗,我是去反方向呀!于是说我去高梁镇空车带点货回去,家婆一听有意思,踏上司机台一边的脚踏板说:”师父,我们去高梁镇宣传毛泽东思想,有个女同学生病了,想搭你的车去…司机看了看家婆的红袖套,家婆不知什么时候又把红号兵的袖套摸来戴起,再一看女同学全部都戴上了红号兵袖套,原来在罗宁拦车的时候就摸起来戴起了,想借助这天兵天将的威力,把这汽车拦下,看来女同学比男同学还会来事。司机也很爽快说:”你们是内高的哟!我把你们都载到高梁镇。大家高呼:”呜啦!”因为内江高中多数班级开设俄语课,红号兵纷纷往车上爬,邱二哥和罗宁打开车门坐在了司机台。

 

 二十五里路不一会就看到左边的高梁中学,童大汉赶忙把红号兵的队旗打起,红旗在风中猎猎飞舞。进场后又是下坡路,洽好那天逢场,在猪屎坝赶场的人群看见一辆打着红旗的车,开进场里来了,一窝蜂地往这边挤。汽车停在了完小学校旁边,邱二哥打开车门站在踏板对大家说:”现在十二点了,大家抓紧时间下车,把乐器锣鼓道具搬到右边小学校戏台上,我和罗宁把东西守倒,同学们去场上吃碗面,回来赶紧化妆,下午一点半准时演出。下午要演戏的消息不胫而走,要散场回家的农民纷纷又涌向小学校。

 

原来司机是内江县供销合作社的,他的表弟是亨二”(六七·二班陈吉林),受亨二影响,他本人也是倾向内高总部,下午又只载几件粉条回去,高梁镇出红苕,粉条当然是它的特产,邀请我们下午搭他的车回去。家婆高兴地说:”难怪在齐家嘴他要搭我们过来,走搬了东西去吃面。场上只有一家属于供销社的饭店,为了节约时间,大家只好胡乱吃了两碗面条。赶回小学校见是一座庙改建,从双扇大门进去,头上就是戏台,上几步梯坎就是看戏的大坝子,就象鲁迅先生笔下描写的社戏那种台子,只不过那是在水面上划船看戏,这是在地上,后面两边还有十几步梯坎上去,一个几米宽的大街沿,就象剧场里的楼座,后面又是一个敞开的大殿堂。

 

我们在台上看坝子里,倒处都是站着的人,坝子两边的则站在板凳上,后面大殿上也有站在板凳上的,显得是更上一层楼。坝子里头背背兜、披蓑衣,背斗笠、箩筐翻转来上面站一个小孩,旁边立着杵扁担的汉子,背兜里背娃儿的妇女,什么人都有。怕有两千多人。演出在一点四十分才开始,三点半才完,没吃午饭的农民拼命往外面挤,边挤边喊快回去喝红苕汤。我们卸完妆还没散完,下了楼台没走出大门,碰上几个才从外面挤进来的年轻女娃儿,冲着家婆几个走在前面的女同学说:”演完了哇!我们才关门扎完帐,一个节目都没有看成,今晚上你们还演不演?”家婆很抱歉地说:”今晚上不演出,外面有车等我们回内江,卡车已经在外面等候。车上没有装粉条,原来最近老下雨,供销社也没收购多少粉条,难怪看见台下有不少人披蓑衣,背斗笠。

 

汽车载着我们一路颠簸,很快就过了齐家嘴,要到镇子坝了,罗碧成悄悄给肥墩说:”肚皮象有点影响了!”这话还是被童大汉听到了问:”亚斌,清口水啷个尽是流,肚皮也象是饿了,亚斌说:”这两天几顿饭,除了牛皮菜就是半头红萝卜,光刮油不饿才怪,童大汉大声高喊吃红张洪治。原来内江高中的加餐票,卖二角五分钱一张,上面盖了张洪治的章,盖兰色的买回锅肉,盖红色的吃烧白,那烧白一份有二指宽的肉六七块,只是每块很薄,放的内江产一角一分线一斤的味精豆油,味道是好极了,又解漕又下饭。一份大约有二两肉,有时运气好,到一份还是正宗五花肉,女同学吃完肉也就差不多了,男同学还有盐菜下饭。熊桂芳一听童大汉喊,便说我好想吃我妈做的红烧肉呀!王瑜和赵包也喊猪蹄子炖藕才解漕气,周乐讲下雨天买不倒菜,那个挑起在小巷道喊起卖,洗得干干净净的猪大肠,才一角七分钱一斤,我妈买来大锅大灶爆起了灯盏窝,才叫下饭好吃。曾福康说得更绝,讲把哪个做好的香肠,割十几节下来,煮好不要割断,冷了后把它挂在身上,象背子弹袋一样,一天到晚想吃就割一节下来,那才过瘾。张加励捂着耳朵直喊:”不要讲了嘛!越说越饿得慌,苏政勋最见不得女同学着急,忙喊:”不要搞精神会餐,说点其它的龙门阵。

 

这时陈永明不慌不忙地给大家说道:”高三上期学校下乡搞三秋劳动,说是搞两个星期,已经十二天了。这天他们班上的XXX(此处省去三字)同学请假回去解手,翻过垭口就是山弯大堰塘,哪一阵天天都是大太阳,XXX男同学已经十多天没洗澡,身上着是不舒服,四下看了看确实无人,于是脱了衣服裤子,下堰塘去洗澡。刚下水一会儿女同学XXX(此处省去三字)用淘棒拗着半淘兜红苕来洗,这女同学负责煮全班几十个人的三顿饭。这时男同学想上岸穿衣服走人,又怕搞不赢来不及,想往远处游一点,外边水又深自己划不了两把水,也不敢冒然行事,心里一慌张脚下踩着一石子,脚下一滑,腰杆自然弯了下去,双手也就举了起来乱抓乱划。女同学一见有人落水,三步并作两步跑拢岸边,那时班主住老师要大家是一周做一件好事,女同学快两周了还没在老师那里登记。女同学一看是同班阶级弟兄落水,心头更加着急,情急之中放下淘兜,把淘棒伸了过去,大喊男同学抓住,我力气大拉得起你。无奈这淘棒又短了一截够不着,女同学反应还敏捷,把红苕一倒顺手就把淘兜扔向男同学。女同学学习是不太起眼,可是扔手榴掷铅球,多少男同学都不是对手,不料女同学准头太好,一扔竟然刚好把男同学罩住,男同学一急脚又往外面滑了两步。刚要想站起来,女同学回头说你把淘兜抓住不得沉,那边井边上有根扯水的竿竿,要长一点,我去把它拿来拉你,可能够得倒。男同学见女同学回头,敢紧蹲下,女同学一路小跑,拿了一根丈多长的扯水竿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把竿竿伸向淘兜罩住又不敢站起来的男同学。男同学只好说我不起来,女同学说不要分男女界限吗,男同学说我不起来就不起来,女同学问你为啥子不起来,男同学说我为啥子要起来,女同学说你嫌我气力小拉你不起,你不要慌我去喊人来拉你,男同学说你喊人来我更是不起来。

 

 陈永明这时不讲了,和陈永明一个班的王瑜接过话题问:”女同学我晓得是哪一个,男同学我怎么也猜不倒。刘也崇说:”跟你一个姓的,该猜得倒了嘛!”王瑜想了想说:”跟我一个姓的男同学有四个,我还是猜不倒。我们知道陈永明作了不少宣染加工,可六八级的几个女同学还是问:”后来拉起来了没有?”善长游泳的江牛说:”啷个拉得起来,他游泳裤都没有穿,大家一阵开心大笑。眼睛尖的曾福康说:”和平桥都过了,快拢了,童大汉大喊:”今天星期三,明天吃红张洪治。

 

5,来宝桥旁颂公报

 

      中央八届十二中全会召开后,安排学校下乡宣传全会公报,红号兵宣传队被集体分在来宝桥一带,邱二哥向工宣队提出,红号兵要分得近而且要集中一些。那时沱桥已经修建,成渝公路改道洞子还没打通,大家只好提着乐器,翻过大梁山走虾趴冲到来宝桥。经过走田家场高梁镇的拉练,这短短的十来里路只能是小菜一碟。说是只宣传十天,大家三三两两分下了户,每人缴三元钱十斤搭伙票,和住户同吃同住,没有硬性规定劳动,宣读全会公报。

 

 没过几天邱二哥通知大家到桥旁边的五队集中,几天没见面的红号兵,格外兴奋摆不完各自的轶闻。油嘴腊铁民说:”他们住的生产队贫协主席是老贫农,挖土的时候要挖到插在地里的毛主席像时,总是走在毛主席像前,必恭必敬先作个楫,然后说毛大爷我先把你老人家请个地方,一会看哪些青沟子(屁股)娃儿把你老人家挖倒。而且从来不会因此而笑,我们在侧边总是用手把嘴巴捂住。曾福康说:”他给七妹子在一个生产队,曾福康从农村出来,知道他们住户是经济比较好的,炼的猪油连同油渣一起舀在罐罐里装好。早晨都是吃干饭,红苕很少,煮的萝卜汤除了撒的葱花,还放一大坨猪油,里面总会有一坨油渣浮在汤面上。每天的早请示,他都喊七妹子领着做,当七妹子喊大哥大嫂,我们现在开始做早请示,最后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话音还没完,老子脚已跨过高板凳,另一只还没跨过去,一伸筷子那坨油渣已经在我碗里了。每回七妹子都抢不赢,哈哈!大家都被曾福康的机智恢谐风趣逗笑了,陈永明说:”我和刘世崇住贫农张大爷那家,喂养的两个龙子猪儿瘟疫死了一个,五十多斤了舍不得丢,红烧了来吃海椒放得多,香气朴鼻,刘世崇领导大家做晚汇报,十二岁的孙子经不住香气朴鼻的诱惑,伸筷子偷偷拈了一坨,恰好又被他老汉看到,顺手头上就是一下,张大爷也说打得好,你狗日的还敢跟毛主席俩个抢。大家都忍不住又笑了,也只有老贫农才敢讲跟毛主席抢瘟猪儿肉。

 

 邱二哥给大家说,明晚上在五队演出,因为五队要集中一些,有—个很大的晒坝,大队革委会的副主任去砖瓦厂借一个煤气灯回来,这照明就解决了,今天把哪些节目练习一下,不要明天晚上搞忘了,另外大家明晚上吃饭早一点来这里。大家都说各家各户晚饭不一定,反正吃了晚饭就走,排练了一遍大家就回生产队去了。

   第二天晚上真如头天说的,八点半了红号兵们还没来齐,一盏煤气灯把一个大晒坝照得雪亮,又过五分钟人终于来齐。肥墩依旧拍了拍手说:”大家抓紧时间化妆,今天晚上灯光不象舞台上,大家的妆要化淡些,果然今天晚上抓紧了时间,九点十分都化完了。看看观众也来得差不多了,大队革委会主任讲完话,九点半准时演出。我们省下几个节目,不到十一点就演完。这时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来找邱二哥,自我介绍是砖瓦厂的,想请我们过去演出,邱二哥问你们那里有演出的地方吗?那个女的马上说起马比这里好,在侧边的罗宁接过话说:”砖瓦厂好远哟!你们看倒的,今晚上九点半才演,明天晚上十点钟能不能开演,还要打个马耳朵符号,再走路回来,鸡都怕叫了。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九头鸟又在编故事了,果然那男同志马上说:”砖瓦厂在小河口,这里赶小河口只有五里路,明天你们吃了中午饭就过来,晚上在我们那里早点吃晚饭,你们有好多人?”邱二哥说:”我们有三十几个人,如果时间早我们参观工人阶级烧砖。等那俩个人抬着煤气灯走远,罗宁马上给大家说:”我还不是想倒大家这几天肚皮头没有油水,吃坨油渣都要过抢,好歹还是编顿肉来吃。七妹子红着脸说:”有一天我还是拈倒一坨油渣,曾福康笑嘻嘻说:”哪天萝卜汤里放的猪油有两坨油渣,有一坨油渣被萝卜压倒了,你才捡倒吃了,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红号兵之间的玩笑是不会伤和气。

    

    第二天中午在各家吃了饭,在来宝桥下两点钟才把人等齐,大家提着乐器走到大石鼓分手,左边到郭北,右边走了一会下坡就看到了砖瓦厂。厂部是过去一有钱人家留下的老房子,一道石梯坎上去,在厂部院子里,我们把乐器道具放下才两点半。那个女同志说是今天要出窑,马上带我们去参观。出门右边梯坎旁边有一个开会用的台子,几个工人在挂一块紫红色的底幕,罗宁马上跳下去指挥,台子前面是一个篮球场,加上周围还有不少空地,当然要比农村的晒坝强。一进那个砖瓦窑,热气迎面赴来,温度起马有40度,工人都是赤膊短裤,前面一条围腰,不停地把砖抱到窑洞口放在小推车上,另外几个人把小推车推到远处货场码好,只等拉砖的汽车来运输。那时好象已经过了霜降,怕冷的女同学已穿上了薄毛衣,我们在窑洞里只呆了五分钟就出来了,那女同志说:”今天是因为有女同学参观,给他们打了招呼才穿了条短裤,我才敢带你们来看,平时出窑是不穿裤子的。

 

 今天的晚饭确是早,吃完了才六点半,三菜一汤都是菜里面炒了肉。七点半钟准时演出,两盏煤气灯把舞台照得光线刺眼睛,果然空地上到处都是人,公路上也很好看,居然路边上还停了两辆汽车在那里看,汽车上站着据说是内江糖厂过来的。演出完了才九点十五分,卸了妆收拾乐器道具,走上公路刚刚九点半,腊铁民看到左边不远处小河口还有灯光闪烁,马上说:”到小河口赶夜场,看有不有东西吃,红号兵的人分成了两部份,小部份原路回来宝桥,大部份人插向左边的机耕道,沿着青流河向小河口去。

 

流经安岳、荣昌、内江三县的青流河在这里流入了沱江,小河口因此而得名,小河口逢一、四、七半天场,场上只有十几间店铺,还是有供销社经营日杂生产资料,供附近农村的农民购买。也还有一家饭店兼荣旅店,供青流河上游李家、元坝下来的客商住宿,荣昌吴家铺下来的货船也要上来住宿沽酒。进场后就发现河边上停泊着两只落了帆的船,装满了货物,准备明天向顺河、石子或李家、元坝开去,远处沱江边上还有点点渔火。

 

 我们观察四周静悄悄,只有一家店铺楼房上的窗口还亮着昏暗的灯光,收音机小声而杂乱的交流声中断断续续传出胡传癸的声音:”这小刁一点面子…大家估计是一家饭店,因为左面门板有一公尺宽只上了半截,下面就是炭灶门,还扫了一大堆炭灰在街沿上。使劲敲门把老板吵起来,问老板有面卖没得,老板回答水面卖完了,还有几把干面。伍顺兰、侯忠岐和谢夏江说好了没饿不吃,数了人一共二十碗素面,老板把火夺开,二十碗面的作料打好,王瑜和段胖喊老板两碗多放海椒。老板心里在想,黑灯瞎火的我一个人,吃了面跑几个人收不倒钱怎么办,于是问你们哪个开钱?大家七逗八凑给了老板一圆六角钱。

 

老板开始挑了七八碗面,邱二哥喊先端先吃不要讲礼。七妹子端了一碗边挑边走,到案板见上面放了一缸钵,用一木盖子盖着,揭开盖子一看,里面还剩有半缸钵红烧肉绍子,一把绑着一只筷子的瓢勺放在里面,顺手拿起瓢勺舀了两瓢勺。老板眼睛的余光扫倒有人在舀绍子,忙说:”绍子面一角二分钱一碗,我来给你们放。邱二哥看倒老板要去放绍子说:”快挑面哟!面扒了不好吃。先端面的看倒可以自己放绍子,也转来端面围着缸钵放绍子,腊铁民已抢了瓢勺自己放了几瓢勺,赶忙说:”不要挤,先放女同学。老板挑完了面赶紧过来抡瓢勺,吴二和张二端着碗面,站在灶台旁边挑面不走,这俩个同学都有一米七二,老板只有—米五几,老板挤不过去,反应也还算敏捷。从吴二和张二的胳膊下钻过去,谁料想又把俩人的面碗撞动,面是没到,面汤却溢了出来,偏偏这吴二张二端错了碗,端倒王瑜段胖那两碗海椒放得多的,面汤流在头上,海椒水难免不流进眼睛里。老板的眼睛已经辣得睁不开,罗宁好心喊不要用手擦,要用湿帕子,吴二顺手递了块湿帕子给老板,老板擦了擦眼睛,是觉得不对头,赶紧摸索进旁边自己的寝室找洗脸的毛巾。张二看看湿帕子,原来是老板平时擦灶台的湿帕子,再怎么洗也是不卫生的,半缸钵绍子也看得倒底底了。

 

等到红号兵喊老板关门时,老板才骂骂咧咧从寝室里出来,骂道:”老子今晚上遇倒棒佬二了,钱没赚几个,还赊了半缸钵绍子。走在路上,七妹子还说:”我看倒老板二十碗面,只下了三把面,一碗面才一两五不倒,我才去舀绍子,罗宁说:”他不赚你嫌哪个!一碗面一两五公道得很,你怕是没吃倒油渣啊!”九头鸟也是会说,自己还是舀了绍子的,却把责任推给七妹子,这是红号兵宣传队第一次打砸抢。

 

(待续)

 



2010/3/20 17:51:01
苍海一粟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天使
发 帖 数:9189
金  钱:32231
经 验 值:31702
注册时间:2006/1/17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


那个难忘的时代发生了多少难忘的故事。
2010/6/20 2:28:02
辜吟剑锋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骑士
发 帖 数:102
金  钱:313
经 验 值:313
注册时间:2008/5/9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0级
 在线时长:3小时28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7小时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