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 2014 年 6 月 30 日之前的数据,供浏览查阅,不提供编辑及回复等功能,最新数据请登录 大千论坛
吃喝玩乐 时尚潮流 甜城内江 生活情感 家居房产 秒杀团购 大千摄影 大千书画 大千收藏 原创文学 大千杂谭 投资理财 大千体育 广告信息 佛教论坛 木偶论坛 川剧论坛 版主交流 论坛管理

红号兵风云录(7) -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 - Powered By BBSXP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原创文学红号兵风云录(7)
    
 
红号兵风云录(7)
发起人:未弋  回复数:4  浏览数:1095  最后更新:2012/8/9 20:57:53 by 甘露如饴

帖子排序:
2010/4/24 10:52:48
未弋






角  色:版主
等  级:使者
发 帖 数:1118
金  钱:8011
经 验 值:5011
注册时间:2006/7/13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


红号兵风云录(7)

 

                                                              红号兵风云录

                                                                  

                                                                 作者:周乐鑫

 

 

   2、  唐家沱与广阳坝

 

       在黄桷垭演出了十天后,长江北岸唐家沱旁的望江厂来接红号兵去演出,这可是有一万多人的大厂。那天是下午五点过的时候汽车才来接我们,黄老师作为重庆八·一五派的代表,全场陪同我们访问演出。汽车沿着广黔公路左拐弯右拐弯,也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道,在路况差极了的路上颠簸了半个钟头,才下到江边大兴场(峡口镇)。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条广黔公路是1931年四川军阀刘湘,修广阳坝飞机场,从大兴场修到四公里接川黔公路。从黄桷垭镇到大兴场全是下坡,解放后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这里没有汽车轮渡,汽车原路绕道去伏牛溪拉炸药回厂。我们在顿船上等轮船过江,这里不是主要渡口,轮渡没有固定的班次,也不能导用赖儿的方法喊敖大娘过河!”红号兵只有在顿船上无聊地等候过江轮船。

 

 到了晚上南岸这边基本上没有人过江,好在顿船上两边有长板凳供人坐着候船。昏浊浊的灯光下,王瑜和段胖、陈静互相靠着打盹,熊桂芳拿着针线在补发了线的衣服,江牛精神特好,用朴克牌不停地变幻小魔术,引得唐坤鹏七妹子等同学不停地猜,一会儿又传来哈哈的笑声,童大汉、亚斌、罗宁、段二四个人把大鼓当桌子打老百,张加励向陈永明借了四弦琴,一个人坐在昏暗的角落里,低头摆弄四弦琴,从偶尔传来的半音中,大家读懂了她在想已经受到冲击的父亲,李旭红似乎也觉察了好友情绪的异常,忙走了过去轻声地喊:”张加,不要弹了!”从船舱外走道上传来罗碧成优扬的歌声:”万里唉,长江啊!哎…一色新哪…《水兵想念毛主席》的歌词和弦律,把这群离家十多天的红号兵队员又带回了家乡。面对这场已定格了的实情实景风俗画,炎林感触地说:”这好象江湖流浪艺人,草台班子呀!”鸣…一声长呜的气笛声,从铜锣峡口开来的夜航下水船,又把大家带到了焦急的等船中。

 

 过江轮船终于把我们渡过了长江,望江厂已经来车在河边等我们,上车后五分钟就到了厂招待所,安顿下来觉得肚皮已经饿了。罗宁、炎林和曾福康偷偷到食堂走了一遭,回来报告,摆了四桌还在炒回锅肉,桌子已经有三个菜了,曾福康说他看到食堂里有一个直径有大鼓这么大的电炉,可以控制温度,早晨用来烤什么饼子。这个厂北方人特多,不晓得明天早上吃得倒不。望江厂的澡堂也向我们开放,十多天洗了个舒服的淋浴,那天晚上在招待所睡觉特别香甜踏实。重大八·一五已通知,接待我们的同一派掌权的组织,这些从内江被赶出来的学生,已经是钱粮耗尽,他们宣传毛泽东思想,大家要提供方便,不要去收钱粮。所以我们代去的粮票只用了十八斤,剩下的全放在炎林那里,周乐的账本上只做了一笔支出十八斤的账。

  

      望江厂是一个制造37炮弹的厂,刘世崇说:”搞武斗时这个厂的邓长春,把测试炮弹打靶用的三七高射炮,搬到汽划子上,周围用钢板焊接好,做成了一艘炮艇,一路打起炮一直打到朝天门,朝天门一带的高楼房,临江墙面还留下一些直径一米的洞。李斯又说重庆大学实验大楼墙面上也有一些洞,都是被江对面江陵厂用三七炮打的。周乐说空压厂把自己生产的坦克都开到杨家坪来打。邱二哥说长江厂把自己生产的四联机枪子弹,用箩筐装起,往四联机枪弹匣里倒,只管往两路口方向打。重庆的武斗开创了全国之最。望江厂里人太多,在厂电影院演出,一个星期也看不完。就在广场上搭了临时舞台,扩音设备特别好,临江边的广场有四个高音喇叭,后面山上宿舍区也有。它的家属宿舍不是讲多少栋,而是多少个村,至少是七八个村,一讲话到处喇叭都在响,这样只演—晚上,全厂都能基本听完。

 

 晚上演出时广场上已是几千人,偏偏那天晚上应该整出点故事来。担任男声独唱的罗碧成,头天晚上在顿船上对着长江水引亢高歌,多吹了会儿江风,晚上洗淋浴时又受凉感冒。只唱了一首亚、非、拉…,人民要解放…,谢幕下场后,观众再欢迎鼓掌,就觉得免为其难力不从心了。因为他以往唱的《水兵想念毛主席》,感冒后嗓子自然受影响,救场如救火,乐队又鼓励李斯上。因为六六级在简阳搞社教,李斯担任过合唱长征的领唱,有这样的基础底气,李斯自然不虚,一曲长征唱完,观众觉得还不错,于是报以热烈的掌声。乐队又喊李斯上,再上又唱什么呢?李斯报不上歌名,乐队也点不出曲子。情急之中周乐仿佛记得,以往学校的文艺演出,肥墩在台上唱过咱们领袖毛泽东。乐队赶紧又喊肥墩上,肥墩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推辞,慌忙准备上场,回过头又问乐队啥子调,急切之中周乐招呼乐队正调是G调。当广场的四个喇叭,还有家属区的喇叭一齐响起:”万丈高楼平地起,盘龙卧虎高山顶。…这纯正的陕北风味,传遍了唐家沱的山山水水。观众一看怎么又换人了,而且这一个声音比起前两个有过之而无不及,观众爆发出更加热烈的掌声。肥墩和李斯一样,没有准备第二首歌,大家又喊邱二哥快抵倒,邱二哥唱道:”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千遍哪个万遍哟下功夫,…一曲唱罢赶快谢幕下场,观众看你怎么又换人了,这时的掌声变成了有节奏的鼓掌。唐坤鹏又上去唱道:”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有节奏的掌声是一浪高过一浪,看你有好多人来换。大家也没招了,只好喊一齐上,最后罗碧成、李斯、肥墩、邱二哥、唐坤鹏、刘世崇一起都上场去,由男声独唱演变成男声小合唱:”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观众一看都出来完了,唱的也是这首歌,真心地鼓掌结束了这个节目。这次轮番上场独唱,也显示了红号兵当初组建时坚持能歌善舞的选材标准的重要性,遗憾的是李斯和肥墩没有多准备几首独唱歌曲。

 

 第二天乐队又和李斯排练翻身农奴想念恩人毛主席,当李斯在前奏音乐后,平静而又深情唱道:”远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咳,捎个信儿到北京唉!翻身农奴想念恩人毛主席,把这个藏族民歌演铎得还是十分到位。乐队又和李斯合了两遍,大家都觉得可以了,准备李斯今晚上至少要唱两首歌。突然文胆苏政勋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喊李斯你再把歌曲第一句唱一遍,李斯仍然平静而深情唱道:”深刻的大雁,…红号兵男男女女十几个人哈哈都笑了。苏政勋说:”深刻的大雁,我想不通…怎么不肤浅的大雁呢?”肥墩问李斯你在哪里看倒的歌词,李斯说是听广播放时学的。这个歌广播里放了也有半年多了,也不知道这个李斯是怎么学的,幸好被苏政勋发现,不然要笑掉大牙。

  

       昨天晚上演出时,广阳坝农场有人来看了我们的演出,第二天早晨就来请红号兵到农场去,上午十点就来船接我们上岛。广阳坝是长江中第二大岛,仅次于上海崇明岛,它不是因冲击而形成的岛屿,是地壳运动而在长江中隆起的一块陆地,主航道靠江北,南岸这边仍然通航,只不过都是些小船。广阳坝东西长五公里,南北一两公里,形状象搁在长江上的一匹桑叶。广阳坝农场有三四百工人,另有几个生产队的农民,一起也不两千多人。1931年刘湘在这里修飞机场后,也热闹了一阵,只是刘湘多是买的德国产的一些低档淘汰飞机。一次邀请军阀杨森观看飞行表演,只是飞机性能不好,失控后一头栽在长江里,把杨森吓得面如土色,不过和21军刘文辉打仗时,刘湘的飞机还飞到简阳、内江助阵,也还风光了一回。

 

 广阳坝农场的工人与外界联系甚少,红号兵宣传队来演出,他们觉得是对他们的最大鼓励慰问。早晨的早餐特别丰盛,牛奶是自己的奶牛挤的,白糖放在桌子上个人放,油条是食堂现炸的,自己生产的豆子磨了豆浆,害怕我们有些人吃不惯油条,又蒸有甜花卷,肉包子,馒头,稀饭,咸菜也是三样,有的还放了味精辣油,地道的家常昧。好几个赵包的崇拜者追星族给我们说,这些东西都是她们自己种的,还说搞武斗时,几十头奶牛挤的奶,送不出去,只能每天挤了吃又吃不完,剩下的往长江里到,曾福康只是表示了遗憾又遗憾,这就是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给我们留下的广阳坝印象。

 

 

   3、 充满风险江北城

 

        重庆大学八·一五用汽车从望江厂把红号兵宣传队接走,从铁山坪翻跃横跨两岸的铜锣山,经寸滩从江北区到江北城,江北城区与朝天门,南岸弹子石三角鼎立。红号兵住在上横街重庆第二棉纺厂,棉纺厂的单身宿舍还是跟学校的上下木床一样,安放得也是比较拥挤。一个重庆大学机械系姓邓的学生给我们介绍了这里的情况,江北区是八·一五派和反到底派势力犬牙交错的地方,解放军进驻江北城区后,局势相对稳定。但希望我们平时不要单独上街,最好是三五个人一起上街,江北川剧场就在下横街,我们吃住都在上横街棉纺厂。每晚的演出去江北川剧场,大约就是四百公尺。要求我们前面走五六个男同学,然后是一个男同学后面走一个女同学,最后是剩下的男同学,而且每个男同学还发了一把自制的匕首,这就把红号兵宣传队弄得紧张了。每晚去川剧场演出时,红号兵都排列成一字长蛇阵,重庆大学那个姓邓的学生走在前面,十个左右的工人模样的男同志走在两边保护我们,晚上演出时这些工人就在门口收票而后担任保卫,这么四百公尺的距离,不少人都在跟这位邓姓学生打招呼,有的老太婆亲切喊他邓司令。后来我们终于弄明白,这个只有一米六的巴县人,是震惊全川的江北”8·28惨案的亲临者,他镇定自若指挥江北城区居民撒出江北城,亲自背了几个老太婆上船撒出,口碑极好,人们都称呼他为邓司令,弄明白了这个原因,我们干脆叫他8·28。若是在战争年代,重庆大学8·28一定是叱咤风云的一方游击司令。

     

        演出了几晚上也觉得没发生什么事,红号兵宣传队没有排一字长蛇阵了,改为女同学两排走前面,男同学两排走后面,乐器道具放剧场里也不拿回棉纺厂。苏政勋写的单口相声,砸派在内江是比较受欢迎的节目,不少观众都记得那句台词:”把它龟儿拿来反吊起,而且记住了苏政勋头上的卷头发。那时祥永因为录音事件,在内江受到了冲击,为了躲避不必要的麻烦,总部老爷安排祥永到重庆回避,在重庆大学见到总部驻重大联络员谢佑福,知道红号兵在江北城演出,马上过江来和我们会合。演出单位每晚一个,票都是重庆大学8·28安排,次序也好人人都有座位。红号兵走在街上,当地有些人还主动给苏政勋打招呼,我们在剧场的后台化妆,也有人上来和大家摆龙门阵。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一连几晚上都在向方治请教吹笛子,祥永来了大家都耸拥他上街刷大标语。江北城区还立着大字报棚,红号兵一群男同学拥着祥永,用三指宽的排笔,在大字报棚上或地上直接写黑体字。围着观看的人还不少,观点相同的一直要看着写完,还说:”这个字写得好,啊,内江来的,我支持你们。另一派的侧说:”字还写得好,就是内容要不得。苏政勋和大家一起走在街上,也要引起一些语言上的冲突,苏政勋也还不虚,每次都是还以相同的颜色。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里,我们坚持着为江北城区的八·一五派演出。

  

       十多天后的演出时,坐在二三排的是几十个解放军,第二个节目送对联,解放军上台接了对联。又演出了一个节目,换场的时候,乐队的同学看见8·28匆匆进场,在第二排一个解放军身边低头耳语一阵,只见这个解放军站了起来,回头向二排的解放军做了一个手势,坐在二排的的解放军,猫着腰鱼贯而出去了七八个,刘世崇说看见好几个都在掏手枪。坐在二三排剩下的几十个解放军,纹丝不动依然看演出,好象什么也没发生,乐队已经预感到今天晚上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还剩三个节目要完了,8·28 回到台上,大家都问啥子事情发生了,8·28 笑着说没得啥子。一直到演出完了,大家都在忙于卸妆时,邓司令才给我们说出今天晚上的惊天大案。

 

 前两天几个居民老太婆给她们心目中的邓司令反应,她们地段有一个在新疆的劳改犯刑满回来了。这几天晚上都在剧场附近转悠,昨天还和二火药在一起咕噜了好一阵,今天晚上看见他拿票混进剧场上楼去了。几个老太婆赶快来报告邓司令,邓司令和七八个解放军上楼去搜寻。抓住正从楼上天棚里往下吊的劳改刑满释放犯,从他身上还搜出两颗军用手榴弹,他如实交待了和二火药未遂的阴谋。二火药是铁杆的另一派,就是向方治讨教吹笛子的年青人,他已在台上采点观察了几天。送对联这个节目时,下面看演出单位的头目一定要上台接对联,今天晚上是饮食服务公司合作商店看演出,他们共同的仇人是这个单位的头目,肯定要上台接对联。这个时候在舞台上面天梯上,向下面舞台上扔两颗手榴弹,一颗扔在舞台中央他们仇人的身边,一颗扔向乐队中间,这两颗手榴弹一炸响,将会制造一个震惊全国的大惨案。

 

 当这个刑满释放犯在舞台上十多米的天桥上,看见下边来接对联的,没有他的仇家,而是两个解放军。他还是怀揣手榴弹,不敢往下面扔,只得从原路回去,刚往天棚下面吊时,正被8·28 和解放军抓住。听了邓司令介绍的案情,大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方治更是感到心中后怕忐忑不安。邱二哥、吴二、肥墩、罗碧成等人大惑不解的是,坏人在台下剧场后面的楼上,怎么又到了台上天桥。周乐、炎林、曾福康给大家说,在舞台边上有垂直的埋在墙壁上的铁楼梯,上去后至少有四道天桥,每道天桥下面都挂有幕布,人也可以在上面走,便于在上面检修,他们几个都在上面走过,而且剧场堂箱上面为了安灯和吊扇,打了很多木架和吊顶,人也可以在上面走,一直走到后面楼上,下面的观众也看不倒,听他们一解释大惑不解的心也就明白了。

  

        没有过两天,东风造船厂又来请红号兵去演出,大家都不知道东风造船厂在哪里,只知道可能在江边。汽车顺着长江往下游开了二十多分钟,在一个叫溉澜溪的地方停车,这里在当时已经是江北区的边沿,离开了城市的喧嚣,到处都看得到青翠的山峦,长江边上停着几艘待修的烂船,船上面立着大棚架,趁着吃了午饭后的空时间,红号兵宣传队都来到长江边上散步,望着滚滚长江东流水,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只有偶尔听到浪花拍打岸边鹅卵石的水声,大家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宁静,经历了这场惊险,还是多少有些想离开这充满风险的江北城,一种思乡的情绪也涌上了心头。

 

  4,  与重庆杂技团同台演出

 

 我们在江北城区的情况,8·28 可能向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斗团总部作了回报,红号兵宣传队在江北城区的演出已经基本完成,我们乘车从江北五里店,经观音桥过红旗河沟,走大石坝在石门过江。汽车在重庆大学校园内停下,我们住在重庆大学的空教室里,这沙坪坝地区,远比江北城区热闹。八·一五派在沙坪坝是一统天下。在学校的接待站里是来来往往,见到其中一个接待人员,带一副眼镜是动力系的研究生,而且是靠近内江的隆昌人。办公桌上摆了三部电话,一会儿是西安交大的长途,一会儿又是昆明工学院的电话,同时还在接待一位来自西昌方向的县委书记。一个屋子里坐着不少来访的各方人士,一边把电话话筒夹在肩上听,还在记那位县委书记反应的问题。重庆大学的校园里,接待站是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刘世崇是消息灵通人士,重庆大学的周家瑜、熊代富、黄顺义这几个学生领袖,他们的个人信息,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刘世崇是比较清楚。他向大家介绍黄顺义被嘉陵厂的工人用摩托载去作报告,那个年代小汽车还稀有,能够坐摩托也是相当的了不起。在报告中谈打刘(刘结挺)(张西挺)问题,如何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老三篇,与愚公移山相结合。讲到太行王屋二山挡住愚公一家出行的路,这是因是愚公一家移山的原因。至于太行王屋二山能否搬走,那是果是愚公子孙后代移山的结果。这先有因后有果,因果是不能颠倒的。这打刘、张也是个因果关系,打刘张是因,最后打不打得倒刘张是果,我们不能颠倒因果而犯方向路线错误。哲学和政治搅在一起的问题,对这些二十岁左右的年青学生和文化不高的工人,是永远搞不懂,也不想搞懂,也不该搞懂的问题,我们在重庆大学是彻底被洗了脑子。

 

 重庆大学八·一五安排红号兵宣传队和重庆杂技团同台演出,这算是红号兵来重庆一个多月与重庆大学正式见面。演出地点在学校的灯光球场,灯光球场可以容纳两万人,看台是大于150度的扇形。演出的舞台上面较高,俗话说球场出矮子,舞台出高人,在这样的舞台演出,大家都看起来比剧场里面要矮小些。重庆杂技团只演出了顶杆、鞭技、钻圈(包括火圈)、顶缸、高空椅子、杂耍…七八个节目。红号兵也去掉了几个节目,它们也要求把这七八个节目,插在我们的节目中,这样大家都好休息。苏政勋也把它们的节目用小纸版写好,插在节目袋子里,挂在舞台上大家都看得到,杂技团觉得很满意,十分欣赏我们这个节目袋。重庆杂技团曾经出国演出,在国内是很有水平,因文化大革命还是分成两派,但有演出任务两派还是能同台演出。果然在我们演出双簧时,刘世崇还带着红号兵的袖套,急忙把袖套取下,请站在旁边杂技团的一位演员帮忙保管,对方连忙申明自己是另一派,刘世崇忙说没关系舞台上不分家。杂技团只有四个人伴奏,一个柜式扬琴,好象还有一只竹笛,一个二胡,—个大提琴。当演到顶杆时才觉得,那几个男演员的手才粗壮结实,肥墩的手已经没法比了,那几个男演员的身材,使我们理解了什么叫虎背熊腰这个词。那天晚上是红号兵宣传队,与专业文艺团体唯一的一次合作,可能有一万以上的观众,在冬至后晚上露天看完了这场演出。

 

  这场演出后我们搬到对面重庆建院去住,在重庆建院后门一个小坡下面的一栋二层楼房,是建院的房子,现在有几间屋子是锁了的。楼房不大只住了红号兵三十多个人,在学生食堂吃饭,我们真成了内江八·一五派流浪在重庆的代表团,吃饭钱粮不给。大家都去澡堂洗了澡,在楼房外面斜坡上晒太阳,周乐教几个男同学逮跳蚤。周乐在重庆的姐夫骑着自行车从上面下来,说是到重庆大学去看我们,听他在重大的朋友说,我们已搬到建院后门去住了,还看了我们的演出。于是借了一辆自行车给他。周乐给他说我们从江北城区过来,还到江北溉澜溪去过,他姐夫说他来重庆工作十几年了,哪些地方也没去过。

 

  红号兵一闲散下来,这些文艺细胞活跃的人,总要想些花样整出点故事来。一天中午吃了午饭后,男同学要回来早些,聚集在底楼进门左手一间大房子里,心里都在想,等一会儿女同学都要在男同学这间屋子来,我们放一张钱在地上看哪个女同学来捡。江牛说拿漆包线拴住,江牛也不知在哪里找来一节花线,三下五除二把它剥开,抽了一根细铜丝出来,管钱的周乐摸了—张五元的递给江牛。江牛拴好后放在门外几十公分的地方,把门虚掩大约成三十度的角,在门后面地上爬着,手中轻轻拉住细铜丝,只是又看不见门外捡钱的人。刘世崇马上把靠门的上下木床往门边拉了一点,爬上上铺刚好从门上护窗看到外面的人,马上给爬在地下的江牛说,等下我一挥手你就拉。罗宁从另一方的窗户看见女同学下坡了,忙喊刘世崇注意。赵包和赖儿挽着手,边走边摆龙门阵走进大门,没有上楼而是拐向左边,走到门口也活该赵包倒霉,这赖儿没有开腔,赵包却惊呼哪个落的钱?弯腰下去一伸手。这刘世崇在门后床上见了,左手往下一挥,江牛爬在地上顺手轻轻一拉,这五元钱的票子迅速从门缝隙飞了进来,门外的赵包还没反应过来,门内一阵哈哈的笑声已传到门外。赵包这才发觉是上当了,顿时哇声哭了起来,祥永、肥墩、苏政勋忙喊张二!罗碧成说张二屙屎去了,邱二哥说张二在你几个又整不倒赵包哩!熊桂芳、王瑜、段胖几个人回来又劝了好一会,刘世崇江牛又上前说,我们本意是想整家婆,哪个想到又是你来捡倒,把你错过了又整不倒人了,好说歹说才把捡钱风波平息下来。

 

  邱二哥在底楼另一间锁着门的房子里发现了一面鼓,我们称之为饼子鼓。大家转到后面窗户看,里面还有几个柜子,不晓得那里面还有些什么宝贝。曾福康看见一扇窗户没有关好顺手一拉,窗户竟然开了,大家争先孔后地爬了进去。把那些柜子都打开,也没有什么可取的东西,邱二哥和曾福康看起一个大三弦,可是没有上面的长的弦杆,连调弦的三个弦轴也没有,邱二哥喊曾福康拿倒,说两面的大蟒皮还可以做两把二胡,周乐找倒一根紫檀龙头二胡琴杆,说家里有一把紫檀二胡琴杆断了,拿回家去换。江胖娃对那个饼子鼓是爱不释手,邱二哥喊江胖娃搬出去,大家都说建院这么大个学校,这些东西放在这里还不如支援我们发挥作用,这算红号兵重庆之行发的一点小财。

 

   5,二进重庆警备司令部

 

红号兵宣传队来重庆也有一个多月了,在黄桷垭是第一次拥军,江北城区是第二次拥军,接触的都是54军的基层,不过能够到军部。重庆警备司令部去演出还是让大家着是高兴了一把,大家估计是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斗团,也把红号兵宣传队当作一张有力的牌来打。消息灵通人士军事问题顾问刘世崇也卯足了劲给大家上了一堂军事课,54军是四野的一支挺能打的部队,全军近6万人,(四野的每个军都有6万多人)军长白斌,政委兰亦农,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也当过这个军的军长。参加解放天津战斗中,是最先在金汤桥会师的部队之一,就这点军事知识,也是让大家佩服。军车载着我们风驰电驶走小龙坎上石桥铺,过了大坪转眼就到了鹅岭,在两杨路边一道宽敞的大门,右边门柱上挂着威严的重庆警备司令部牌子。平时走这里路过,望见门口手持武器的卫兵和他旁边立着的写有军事重地闲人免进的木牌,总是匆匆忙忙地走过,不敢多瞅一眼。军车拐进去后全是下坡路,七拐弯八转弯停在了军区大礼堂门前,这大礼堂门前还有多大一个坝子。平常要是开会足以停不少小汽车,只是我们已经打不倒山势了。大门口在哪个方向?鹅岭、浮图关这些制高点也看不倒了,只有偶尔传来的火车鸣笛和轰轰的起动声,知道火车站就在不远处,铁路也应该在下面的长江边上。

 

    来之前重大八·一五的人就给我们说过,今天晚上不能演派性节目,要体现解放军支左的公正性。你演派性节目,不鼓掌不礼貌,鼓掌就显示了偏向性,好在我们的派性节目只有砸派在内江,不演一个节目对我们影响不大。红号兵是全力以赴为了今晚上的演出,七点钟过后礼堂门前坝子上已经停了几辆北京牌军用吉普。七点半时军区大礼堂已是座无虚席,前面还坐了不少女兵,我们在台上从幕布缝隙间看台下,也分不清哪些是首长,只是觉得秩序很好,没有哪种互相拉歌的热闹气氛,后来听说下面坐的都是军区机关里的人,难怪没有那种喧嚷声。

 

  开幕式时肥墩和家婆亮相后一个标准漂亮的军礼,普通话齐声说道:”内江高中红卫兵总部,红号兵宣传队赴重庆警备司令部汇报演出现在开始!”二十个男女演员刷、刷、刷三步整齐上台,向着毛主席像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向着台下的军人,又是敬一个军礼,然后手放下紧贴裤缝刷的一声。这么几个简单的部队军人动作,赢得了满堂掌声,获得了很好的印象分。我们清楚听到下面的军人在议论,这些学生把部队那一套还学象了。单说哪个汇报演出的汇报二字,文胆苏政勋是动了一番脑筋,在这种情况下通常是拥军,而改为汇报这军队和红号兵的关系似乎更进了一步。苏政勋真是颇费心机,第二个节目送对联是宣传部一处长和一科长上台接的。赵包独唱的军旅歌曲看见你们格外亲仍然是最受欢迎的节目,从台下观众的情绪看,还是认可和欣赏红号兵宣传队,演出完了还全场起立鼓掌,等我们全体人员出场谢幕后才退场。

 

 罗宁和军部后勤处食堂管理科长,等我们卸完妆后把我们带到食堂。那里已摆好了四张方桌,四大盘菜好象有凉拌肉、凉面、油酥花生、涪陵榨菜,主食是稀饭馒头,那馒头面粉可是出奇的白,可能是加拿大面粉,面发得特好,吃起来带回甜味又有嚼头。在吃饭的时候罗宁给大家说,他听食堂管理科长说,白斌军长到南充54l35师去视察,今天临走的时候给后勤处说,晚上小鬼们演出完了,要给他们加餐。以往当地一些单位来拥军可是演完就走,还真把我们当成饿了饭跳难出来的八·一五派学生。今晚上看演出只是兰亦农政委带领政治部、军部机关人员在看,红号兵宣传队的待遇可是与众不同。

 

    第二天54军下属汽车团又来请红号兵宣传队去演出,说是团长昨晚上在军部看了,没有过倒瘾,今天晚上到他们团去,给全团官兵演出,他又好再看一遍。汽车团还把红号兵拉到驻地吃晚饭,汽车团驻地在大坪,我们问汽车团有多少辆汽车,哪些战士都笑着不给我们说。晚饭吃得早大家都在台上化妆,那个舞台前面是没有挂幕布,只有一块底幕距离后面的墙壁有一公尺多,刚好够穿场跑台用。台下战士们早就坐好,互相拉歌比赛,大概还是有一千多人。演出前陈永明手提他的四弦琴,在舞台上走了几转,肥墩叫周乐喊陈永明快进来坐好。苏政勋问你那个军装里面的统绒衣服领子伸一个在外头做啥子?陈永明回答不是喊把里面的衣服翻出来吗!刘世崇吼到,那是喊女同学翻里面的花衬衣,你那个泥巴颜色的统绒衣服翻起出来啥子好看嘛!大家忙喊不要争了准备演出,那时候的红号兵有什么不同看法,当面说了马上无事,从不装在心里,果然在汽车团的演出仍然大受欢迎。

 

    在建院大家依然排练,侃时政吹牛皮冲壳子。中午大家刚吃完饭回寝室,黄维仲老师和罗宁匆忙跑来告诉大家,今天晚上还要去重庆警备司令部演出,粱兴初来重庆视察,听了54军的回报,点名要看内江地区唯一的八·一五派,红号兵宣传队的演出。军事问题顾问刘世崇马上给大家介绍,铁匠粱兴初是四野十纵司令员,在辽沈战役中担任黑山阻击战主将,使廖耀湘兵团的十多万人马寸步难行,抗美援朝时被彭德怀称为万岁军38军军长,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的张、粱、刘、张。为当时炙手可热的粱兴初演出我们是没有想到,当然是欢呼雀跃立刻准备。

 

  晚上在军区大礼堂演出完了之后,粱兴初、白斌、兰亦农一同上台接见演出人员,和红号兵宣传队同学握手。当时八·一五战斗报的记者也一同前往采访,用l20海欧相机拍了很多珍贵镜头,六七级四班的谢佑福穿着黑色长棉大衣,人又有些长得老像,粱兴初把一个看闹热的站在旁边的谢佑福,当作领导宣传队的老师,亲切弯腰和他握手,记者也和粱兴初犯一样的低级错误,拍了个十二头的特别镜头,让这个同学捡了个大漏。幸好没有刊登在八·一五战斗报上,不然这下面的文字还不知道怎么写。另外还有一张,是粱兴初和段胖的,这一张记者也拍摄得好,一张l20十二头的两人半身特写,粱兴初是笑容可掬,段胖是满面春风,另外就是三位领导人物和红号兵的集体合影。可惜这些照片都没有了,两次进重庆警备司令部演出,是红号兵宣传队在山城最荣耀的事,达到了红号兵宣传队舞台生涯的顶峰。

 

     6,  北碚独立团与青木关守备连,

 

 红号兵宣传队沉浸在见到粱兴初的喜悦中,54军下面独立团又来请我们去演出。独立团是一个加强团,驻地在北碚,团长说在军区看过我们的演出,觉得很好也想让团里战士们看看,微笑着说没有看我们演什么派性节目。何等聪明的九头鸟,罗宁回来后马上给红号兵说了这个信息,大家决定上砸派在内江这个节目。来接我们的军车沿着嘉陵江跑了三十多公里,进入独立团营区,团长还带领一帮士兵,敲铜打鼓迎接我们。团长和邱二哥罗宁商量,今天晚上在团部驻地演了,晚上就住在这里不要走,明天还要下连队去演出。当天晚上在团部一个小礼堂演出,礼堂的台子只能是开会用的,宽度够但不能挂幕布,好在两边有一米多的墙,也就当作挂了耳慕。只是进深不够更不能挂底幕,可是后面有两个小门,能够在外头穿场跑台。舞台深度不够,肥墩和家婆都说大家跑动弧度小点,也还将就。演出时团长和他旁边的几个首长,前面还放了几张小茶几,上面放的是那种部队用的绿色搪瓷杯。当演到砸派在内江时,苏政勋刚说完:”吩吩要求把他龟儿拿来反吊起!”场内首长们前后左右都爆发雷鸣般的掌声,而首长们却微笑着拍他们手中的绿色搪瓷杯,用这种独特的方式表达他们心中的情绪。后来又演出说唱节目,林彪语录歌,那几个首长不拍搪瓷杯了,和周围的战士们一样,起劲地鼓掌。这些细节的变化,都被大家看见,成了演出完后的话题。

 

 第二天上午天府煤矿两个人来找邱二哥,说昨天给部队拉煤炭来,晚上住在招待所顺便看了我们的演出,觉得很好今天早上又给矿上打了电话,想请我们到天府煤矿去演出一场。邱二哥给他说部队要安排红号兵下连队,我们还不能够答应你们,那两个人说我们自己去找团长说,只要团长放人,我们就把你们拉走。那两人拉着食堂管理科长一同去找团长,说他们已经给矿上打了电话,矿上又贴了海报,今天晚上看演出,趁我们的车子在这里,演出完了就给原物送回。这出外在跑销售的人,练就了一张游嘴,管理科长也说团里食堂要矿上送好煤炭,这件事情还请团长支持。团长也是快人快语,首先纠正了那两个人的口误:”这不是原物送回,是平安把人给我送回来,再有你那个车是装了煤炭的,李科长你在食堂喊几个战士,把车子扫干净,再找几根绳索把两边车箱套结实。这团长真是料事如神,汽车一过嘉陵江,往上游方开去,风是呼呼吹着不停,这没有扫干净的煤灰吹在脸上,红号兵成了乌号兵。车箱挡板也不干净,手掌着车箱挡板,手搞脏了可以洗,衣服脏了洗了一时又不得干。北碚过江后峰峦险峻,路况明显比江南面要差,抓紧车箱中间套着的几根绳索,人也很难保持平衡,随着汽车的转弯和颠簸,大家是一会齐呼哇!倒向这一边,一会儿齐呼哇!又倒向那一边。汽车在山区行了有一个钟头,看见了左边的一座场镇,从路牌上知道那是天府镇,大家猜测天府煤矿可能不远了,汽车又开了七八分钟,终于到了天府煤矿。

 

 下车后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互相笑话成了花猫煤黑子。煤矿工人真是热情,几个女同志带领女同学去洗澡。男同学把乐器道具搬下车,放在旁边的俱乐部舞台上,也有几个工人带着去洗澡。澡堂不远的地方就是锅炉房,洗了衣服的又去锅炉房烤衣服,喊吃饭时衣服也烤干了。我们已经有隆昌义达煤矿下井的经验,也就没有提出下井参观的要求了。晚上演出完了,那几个带家婆她们洗澡的女同志,还围观着不肯走,称赞赵包唱得好,说她们这里从来没有文艺团体来演出过,赵包又多了几个远在北碚的追星族。吃了霄夜后,天府煤矿用一辆大客车把我们送走,一人一个座位。在车上红号兵昏昏睡觉,不知不觉已到嘉陵江边过轮渡,对岸北碚城区的依然灯光闪烁。

 

 第二天独立团又用车把我们拉到了青木关,成渝公路从这里通过,两边都是房屋和一些商店,房屋后面是一个山峰连着一个山峰,峰峦上都是青杠树,青木关由此而得名。在这里独立团有一个连,还担任有一些施工任务。两派公开的武斗冲突已经没有,长短枪支都还有些散落在民间,局势也有些不大稳定,不过独立团下面连队进驻这里后,两派都还听他们的。另一派人数上还是少数,他们要求红号兵下午两点钟演一场,晚上七点半再演一场。中午吃午饭时,每一个同学发一个搪瓷盘子一个碗,先排着队在炊事班打菜。搪瓷盘子里打了三样菜,有两样是炒了很多小肉片的菜,还有一样素菜。不过几样菜味道都很好,菜不够还可以添,饭是那种蒸的盆盆饭随便吃,大家都说吃了很多,过了一次真正的军旅生活。

 

 到下午演出时发现舞台很完整,只是场子里三面都是敞的,每一边只有几根五零砖柱撑着。两个排的解放军,有二十个背着枪背向剧场在外面站岗,连长告诉我们那些战士只能听,晚上再和在施工的那个排一起看。现在看了演出的战士晚上担任保卫,剧场后面全是镇上的居民,还是有一千多人。演出完了还不到四点,罗碧成建议不要卸妆,等一会晚上又要画,肥墩也说吃饭搞脏了,补一妆就可以了。连长说要到施工地方看,指导员就陪伴我们,指导员命令战士把军大衣抱来,每个同学都披一件,是那种有烟色毛领的棉军大衣,披着挺暖和的。红号兵们披着军大衣脸上化着浓妆,还真象部队文工团在下面连队演出。又有几个灵活的能说会道的战士陪着我们,热呼呼的茶盅递在我们手上,指导员大概有五十岁,真是资宾待客的高手。对我们真正算得是和蔼可亲,奇的是指导员然是内江史家街田溪口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斗。真是老乡见老乡,军民鱼水情谊长,红号兵宣传队体验了子弟兵和老百姓一家人的情深谊长。

 

 演出完了连长安排舞蹈队大部份人坐一辆车,乐队和另一部份人坐一辆车,每辆车上还上了一个背全自动冲锋枪的战士。开出去一辆车后,又过了五分钟连长命令载舞蹈队员那辆车才开。乐队的同学忙着给战士和指导员再见!可连长只是看他的夜光手表,五分钟后连长命令开车。我们也不知道连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在茫茫黑夜中,只见黑森森的山峰往后飞快的退去。车上送我们的战士道出了实情,原来团长给连长下了命令,你要把人毫发无损地给我送回北碚。白天演出时要安排人站岗保卫,下午指导员说他在朝鲜有接待祖国慰问团的经验,他和战士来陪宣传队,演出没出事不要天亮了还屙尿在床上。送我们回北碚连长最担心被人打了埋伏,就是打冷枪伤了人也不行,因为另一派还有长枪没有收缴上来。特别是青木关出来这一段路,两边山峦重叠,所以连长安排第一辆空车前面探路,过了五分钟没有听到枪声,才命令第二辆戴舞蹈队员的车开出,又过了五分钟没有听到枪声,才命令最后载乐队那辆汽车开出。那战士用手拍了他的冲锋枪说:”有我在就有你们在,如果枪声一响你们就爬下,这车箱两边都焊接了钢板,机枪子弹都打不穿,我这一个弹匣就是三十发子弹,我带了四个弹匣,我特等射手还怕这些才玩枪的。说得大家都笑了,路边闪过歇马场的房子,战士才高兴地说:”没事了,前面没有山了,到北碚没有好远了。到北碚独立团营区,团长和先遣到达的舞蹈队员一片欢呼,我们终于平安完成了在青木关的演出任务,独立团用军车把我们送回到沙坪坝建院。

 

(待续)

 



2010/4/24 17:37:09
苍海一粟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天使
发 帖 数:9189
金  钱:32231
经 验 值:31702
注册时间:2006/1/17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


拜读了,期待下文。
2010/4/24 22:40:58
叶不沾身






角  色:社区版主
等  级:使者
发 帖 数:2470
金  钱:8785
经 验 值:7767
注册时间:2007/11/19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10级
 在线时长:691小时4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79小时在线等级:10级
 在线时长:691小时4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79小时在线等级:10级
 在线时长:691小时4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79小时在线等级:10级
 在线时长:691小时4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79小时


北碚天府医院是偶出生的地方,现在经常还回忆起儿时的一些情景.期待下文!!!

2010/6/20 2:30:39
辜吟剑锋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骑士
发 帖 数:102
金  钱:313
经 验 值:313
注册时间:2008/5/9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0级
 在线时长:3小时28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7小时


2012/8/9 20:57:53
甘露如饴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大精灵
发 帖 数:1352
金  钱:4973
经 验 值:4973
注册时间:2011/1/20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5级
 在线时长:256小时4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4小时在线等级:5级
 在线时长:256小时4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4小时


那个时代虽然遥远,但故事鲜活的如在昨天。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