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 2014 年 6 月 30 日之前的数据,供浏览查阅,不提供编辑及回复等功能,最新数据请登录 大千论坛
吃喝玩乐 时尚潮流 甜城内江 生活情感 家居房产 秒杀团购 大千摄影 大千书画 大千收藏 原创文学 大千杂谭 投资理财 大千体育 广告信息 佛教论坛 木偶论坛 川剧论坛 版主交流 论坛管理

青春澎湃的岁月(3) -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 - Powered By BBSXP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原创文学青春澎湃的岁月(3)
    
 
青春澎湃的岁月(3)
发起人:未弋  回复数:2  浏览数:705  最后更新:2010/6/20 2:36:56 by 辜吟剑锋

帖子排序:
2010/6/12 11:34:16
未弋






角  色:版主
等  级:使者
发 帖 数:1118
金  钱:8011
经 验 值:5011
注册时间:2006/7/13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


青春澎湃的岁月(3)

 

                    青春澎湃的岁月

 

                                  作者:周乐鑫

 

 

 

 

 

3,简阳社教四十天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二月以后的人民日报,还只是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三月份又开始又点名批判邓拓、吴晗、廖沫莎担任写稿的《三家村札记》,继而又是邓拓写的《燕山夜话》,文化大革命的风暴是日益迫近。《五·一六通知》撒消了彭真任组长的中央文革五人小组,下旬又成立了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陈伯达任组长,顾问康生,副组长江青、张春桥,组员有王力、关锋、戚本禹、姚文元。

 

文革初期内江地市委可能也认为只是学术之争,揪几个文化界人士,批判《三家村札记》,《燕山夜话》。工作组进驻学校后,运动的发展也不能由地市党委控制,才觉得事情的发展并非他们所料,七月中旬学校通知六六级的同学到市川剧团听动员报告,到了市川剧团一看有内江二中四个班,内江三中一个班,人民中学一个班,内江高中四个班,共有五百多人。由市委组织部长熊光权作动员报告,市委决定在我市高中六六级的学生中抽调三分之二的同学,到简阳农村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留下三分之一的同学在学校继续参加文化大革命,人员由学校和工作组定。工交部长王大信又讲了具体的安排布置,抽调到简阳搞社教的同学,只转临时粮食关系,每天国家补助三角钱作为生活费,转去的粮食关系换成四川粮票,按每人每天一斤都交给住家户,到简阳去坐火车报车旅费,自己只带蚊帐被盖。

 

这振奋人心的消息相当于在六六级的同学中扔下一颗重磅炸弹,六七级、六八级的同学是羡慕眼馋,六六级的同学是害怕自己不能抽到。记得是张荣辉老师来六六级三班宣读的名单,抽到的兴高彩烈欣喜若狂,商讨去的一些注意事情,没有抽到的同学多数是家里有一点问题,十九岁的年轻人也要承受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拆磨,祥鉴已经填写了入团申请志愿表送交市团委,听说他父亲在四清中受到冲击,这次也去不了简阳,多年的表现付之东流,还有才女王瑜、傅梅生,这当中也有一些出身好的同学呀!比如我们的班长周长生同学,那可是学校的大红人,听说都快要入党了。也不知工作组和学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后来还是露出了一些端倪,据说今后上大学是从下去搞社教和留校的同学中选。留校的同学中三班只有周长生、蒋德周出身最好,当时他们还是有情绪,说不准消息就是从他们嘴里传出来的。后来听田心健述说,出身不好而成绩很好的高师大写信给在乡下搞社教的同学,情绪比较悲观感到今生上大学无望,不过后来高师大还是上了上海戏剧学院,考上了戏剧理论研究生班,现在省文化厅供事,王瑜、祥鉴也考上了南师中文系和物理系,这些自然都是后话了。

 

到简阳的同学终于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大家都感到自己象公家的人,由于火车到简阳要四个钟头,按规定可以享受一天的出差补助,途中补助四角钱的伙食费。十点半登上金沙湾去成都的火车,不少同学是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在火车上走来走去,一会上厕所一会又打开水总是不安分。坐在背后的曾凡楷喊李泽轩把水壶递过来喝水,旁边靠窗口的万个屁钟万祥一把抢过水壶,把手伸出窗口喊凡楷在外边拿,事后兴奋地说窗口外面传东西还真的拿得倒。慢车站站停过了顺河场,服务员推着餐车开始卖饭,车箱里的广播也在播放餐车里有单炒卖,钟万祥吃了饭回来给大家宣传,划得着还在卖。祥永和周乐经受不住万个屁的鼓吹,也跑到餐车各要了一份打挂笋炒肉片,白昧还带四两米饭,一共五角钱当了一回真正出差享受四角钱伙食费补助的公家人。

 

下午两点半后在简阳下车,徒步背着行李到南门外的县委党校,开始了为期十天的培训学习。各班配备一个从下面抽上来工作队员,服责我们的学习,学习一些政策和应注意的事情。十九岁左右的同学们,正是豆蔻年华风华正茂,思想上的社会知识是一张白纸,除了买马灯供晚上开会和夜晚走路照明,买了工作笔记本,不少同学还买了一把大足龙水镇产的折叠小刀,六角一分钱一把作为防身之用。就连在农村碰上还没有下楼解放的三四类干部打招呼,应该怎样应对也要问清除。需要学习的知识太多,不过那几天的生活却是比学校好多了,八个人一桌围着放在地上的菜盆吃饭。过两天又打牙祭,不是回锅肉就是红烧肉,一大盆反正八个人够吃。简阳的红烧肉又叫拐肉,一砣砣肥瘦相间亮晶晶的,虽说放了醋但似乎感到不那么肥腻了,一口一砣很是过瘾。再去城里买上一角钱一斤的水密桃,刚熟透了的桃子把皮轻轻一撕,马上咬上几口,水密桃汁水顺着手指流下来,那个舒服劲不摆了。

 

为了调剂几百学生的文体生活,第二天下午从和丰区抽调了两个工作队员上来。都是重庆无线电通讯学院的学员,穿军装不戴标志,一个是荣高棠的儿子荣乐天管体育,一个是邓声碌管音乐,每天上午都要组织我们学唱歌。记得给我们教了一首歌曲至今都还唱得,歌词是:”我是贫农的好后代,党的教导记心怀。踏着先辈的脚印走,把新的农村建起来。胸怀祖国看世界,昂首阔步朝前迈。旋律也很流畅优美,邓声碌歌声动人,教唱指挥也落落大方,刘世崇评价是鼻音贯得好。

组织各校出几个节目搞了一台晚会,党校有一个长方形*场,平时大家在*场地上吃饭,*场边上一个土台子,开大会听报告演出都是它。我们学校肖淑芳演唱的歌曲不忘阶级苦,原调F肖淑芳刚好合适,当时的首席琴师三班黄二娃(黄昌贤)*一把板胡,坐在台口最抢眼地方,负责整个乐队的起音。排练时6-3弦用得好好的,肖淑芳也是如述如泣声情并茂唱得十分投入,上台后黄二娃改来用5-2弦,弄得乐队一时找不着调。肖淑芳勉强唱完,下来就埋怨乐队今晚上音起高了,黄二娃解释晚上人的声音要高些,因此他起高了一度。三班江牛(江泽金)骂到:”黄二娃,老子将就用你那个板胡口袋把你装起来,不信你龟儿子试一下,不过江牛也比黄二娃高不了多少。后来三班李斯担任领唱的大合唱长征也还出了彩,一班肖淑芳、李泽轩、林仲明几个人演出的《三月三》,肥墩独唱的《边区人民想念毛主席》也弥补了先期的不足,一个多钟头的联欢晚会,内江高中的节目出尽风光,无论数量和质量都高出了其它三个学校。

 

荣乐天组织学生打篮球,联糸县供销社联队与学生友谊赛,据说供销社联队是县里面打得最好的。学生方面主要是内江高中的,童大汉打中锋,李泽轩左前锋,陈德容左后卫三个人形成一个三角形,右前锋钱裕文,右后卫宋君杰和二中黑娃(钟帮金)互相换,穿着内江高中六六级—班印有闪电标记的白背心。比赛地点是城北过桥右手公园内,吃了晚饭大家邀约从城南党校散步到公园,比赛场地也没有看台,大家都围在场地四周观看,开始后几个快攻下来,学生队已是六比零领先,暂停转入阵地战,县供销社联队转为二三联防,左面李泽轩又投中距离,扑出来防守李泽轩又左面溜底切入,或传球给童大汉或分球给陈德容,童大汉翻篮或陈德容投中距离,两个人都是有篮的,左边三角形是打得有声有色。县供销社联队刚把防守重心转到左边,球又传到右边钱裕文手里,童大汉又转到右边三秒区附近接应,钱裕文有时一个45度擦板篮,有时不定一个反弹球传给童大汉,童大汉得球后一闪身又到了篮下,不然又是三秒区附近的半截篮。防守时只要童大汉、李泽轩一抢下篮板球,陈德容一定是跑在跳球区附近接应,钱裕文、宋君杰已经跑到了三秒区,快攻准能打成。到了下半场县供销社联队更体力不支,全场输掉近三十分。

 

那几天简阳城里掀起了一股篮球热,街头巷尾都在谈论内江来了个学生闪电队,打得好打得快,把简城冠军队赢了三十分。荣乐天乐得来成了真乐天,两天后又与简阳县联队友谊赛,实际上是加了几个县机械厂的工人,球技也不会好什么,只是互相换着上场,体力上节省一些,休息了两天再比赛,几个学生更是生龙活虎,县联队全场还是输掉近二十分。整个简阳县城的篮球理念、战术比内江落后了许多。内江学生到简阳搞社教,一股篮球新理念的春风吹进了简阳城。

 

十天的培训学习很快就结束了,各校每个班的同学带上自己的行李搭乘一辆汽车,在北门外的汽车码头过沱江,简阳的社教上半年搞河西六个区,下半年河东五个区。汽车过了江后,与简阳师范擦肩而过,沿着江岸边肥沃的冲击坝子往下游开去。几分钟后载着内江二中同学的四辆汽车向下游平泉区驶去,其余车辆向左爬坡进入了到处都是棉田的丘陵地带,山坡地带绿油油的红苕藤已经封箱了,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十几分钟汽车到了一个叫江南铺的小场,三中和人民中学的汽车转向和丰区,内江高中的汽车向左边三星方向开去。驶过平武到了一个叫青龙观的地方,六六级三班的同学到了,其余三辆汽车继续向里面三星、同合、踏水方向开去。

 

到了青龙观下车后,各个大队已来了些社员在等待,祥永、范方远、雷文兵、江牛(江泽金)陈永华分在场口的政治大队,周乐、亚斌、李斯、冷观富、池言正分到离场五里多路的永和大队。青龙公社是西南局搞点的地方,工作队长杨彬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太婆,是经过长征的老干部,行政十一级。当时的县工作团团长石大观,是内江行暑专员也才十三级。石专员到青龙观来检查工作,杨老太婆也只是用手指指旁边的藤椅,并不起身慢不经心地说:”小石,坐呀!”

 

周乐、亚斌五个同学到了永和大队,都分下了队,池言正去的队是成都科分院一个叫田凤智的女会计蹲点的队。女会计好象是成都某中学六四年没有考上大学然后参加工作,年纪也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上半年已在简阳河西贾家区搞了一期社教运动,经验比我们要丰富老练多了。大队工作组开会研究工作,田凤智汇报她蹲点的队的情况,听得出来是有条不紊一套一套的。周乐去的永和五队,已经有一个成都科分院新来的大学生在哪里了。此人叫郭可铿,是华南工学院六五年毕业的大学生,也是上半年参加了一期社教运动。广东人说广东口音普通话,戴近视眼镜老爱用井水冲凉。没过多久几个同学就发现,青春靓丽的田凤智对郭可铿已是含情脉脉情有独钟,问池言正你田姐是不是在跟郭大哥耍朋友,池言正回答好象有这个意思。这郎才女貌正是月上柳稍头,人约黄昏后。的好时候,在这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前哨阵地,连转田坎路的机会也没得,只能是大队工作组开碰头会见上一面。凤智姐在郭大哥的木椅子后面,两只手掌着椅子靠背,默默无语站一会,传递彼此间不能述说的情话。

 

周乐和郭大哥住在一陈姓贫农家,老婆婆守寡多年,两儿一女都还未成家。大儿子已经说下新儿,翻了年就要迎娶,郭可铿和周乐住在新修的两间横着的新房内,那是准备用来接媳妇的。下面矮一米的左手面还有三间老房子,一间作厨房还有一张八仙桌供吃饭,另外两间老婆娑和幺女住一间,两个儿子住一间。山墙壁旁边还修有一间猪圈,喂养了一头七八十斤的架子猪,旁边的粪凼也便于生产队出肥,院坝里两株四月桃,已经开花结果口味甚佳,现在正是枝繁叶茂。穿过两排房子后面就是一个竹林坝,一股一个指拇大的清澈泉水日夜不停地流过石砌的古井,再流向下面挖掘的一个沉沙凼,供老婆婆洗衣服淘红苕洗菜。剩下的水不停地溢出来,穿过竹林坝流到下面的田里,灌溉一冲二十几亩良田。郭大哥和周乐经常在古井旁边的石板上用井水冲凉,有时晚上在房子里开七八个社员积极份子会,只要屋外有点响动,郭可铿就要叫周乐出去看看,周乐稍稍溜出门偷看一阵,确信黑夜中屋外无人,再回来开会,阶级斗争这根弦一直绷得很紧。

 

八月份干包谷已经掰了,经常吃的是稀饭里面煮连麸粉砣砣,有时里面煮玉米粉砣砣。这两种粗粮多吃几天就清口水长流。要吃好一点的可以自己拿钱去买一点,可是这么大一家人,条件也不允许。记得有一天上午九点过就下偏东雨,又是雷又是雨,三趟大雨过后太阳就出来了,天—放晴陈大娘拿起背兜就上后面山上去了。回来后大稀眼背兜大半背兜野生磨茹和菌,还有几朵山八茹那可是野生菌类的上品。陈大娘在后面竹林坝的沉沙凼里把它洗干净,不用菜刀用手把它撕成小块,估计怕有七八斤。也没得猪油放得,只剥了几瓣大蒜放在里面去毒,用那种没过箩筛的面粉扯面耳朵,煮了一大锅。虽说没有现时的味精鸡精放,那种抓革命促生产的粗碗,一口气吃了三碗,四十四年来也没有忘记那无以伦比的鲜味。

 

西南局工作队就是与其它同学所在的工作队不同,才下来不到十天,就通知工作组全体同志到公社学习一天,老同志就说打牙祭改善生活了。同学们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分开了近十天的同学们一下子在公社见了面,龙门阵是说不完道不尽。江胖娃(江代强)和冯树清、薛典模在—个大队,江胖娃和一个老单身汉住在一起,床铺架在半空中,一架楼梯放在床边上供晚上爬上爬下,床有半间屋这么大,用楠竹片铺成的床已被汗水睡得黄精橄色,三面土墙壁用废纸张糊好,前面的土白布晚上放下来挡蚊子,这又宽又大的空中凉床,床下透汗气还通风,江胖娃说随便扳又凉快。最绝的是床下面是猪圈,喂养了一头一百二十多斤的猪快出槽了,有点异味不要紧,关键是两个单身汉和那头猪都要扯噗鼾,一会三个噗鼾声,声声震天吼,一会又此起彼伏轮番轰炸,好在大家都不互相埋怨到也相安无事。

 

冯树清同学特别吃得,那种玉米粉做的在锅里面又炕又蒸的馍馍,大概一两多一个一口气吃八个,为此事冯树清还特意请示了大队工作组长,工作组长指示原则上没有问题,冯树清又在生产队挑粪劳动,求得心灵上的一种安慰。他们那个大队组长虽然只有行政十四级,可组员却有行政八级和十一级的干部,都是江西井岗山游击队后来又改编为新四军的,只是没有什么文化,不能作更大的官,天气太热就赤身裸体跳入堰塘洗澡,说当年在江西打游击时就是这样,毛主席说的只要洗澡避女人就行。祥永说政治大队工作组长级别只有十四级,政策水平特高,处理下面生产队工作员反应上来的问题快刀斩乱麻,下面一个工作组员汇报查账时一张凭据上面记录谷子十六箩筐,队长只承认有十箩筐。凭据已经代来,组长看了那张凭据又看了其它一些单据,断定是十箩筐而且语出惊人,原来简阳一带的人学发音为,与字谐音,记账人文化不高字写不起就用字代替,你看后面有些票据也出现了这种情况,菜子三十(),那个括号就是字,一席合情合理的分细让大家叹服,事后证明也确是如此。

 

薛典模说他现在学会了榨钢板,有时找两个有问题的三四类干部,分别谈话先谈话的一个背向另一个,故意让另外—个远处看得见人但听不倒声音,两个工作组员一个谈话,另一个时而在工作笔记本上写,过了一会先谈话的人在另一间屋反思。又把另外—个问题稍大的喊进来交待政策,说:”党的政策你是晓得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别人先说了就是立功,你自己想想看着办。实在不讲又把已经掌握对方的准确材料,对方没有交待的所谓子弹抛一两条出去,这种方法是娄试不爽,行话叫背靠背地揭发交待。周乐若干年后用这种方法来对付中学生,那是一试就灵十拿九稳。

 

老同志们说的打牙祭改善生活,一时我们还没明白,上午学习交流后中午就到公社一个饭馆吃饭,八个人一桌有八九桌,主菜是一盆红烧肉或者回锅肉,还有豆腐烧烂肉,茄子炒肉、粉条炒肉四个菜。那天洽好逢场,好些农民在窗户外爬着看,一桌一面盆饭也是三斤还多。冯树清那桌盆子里还剩下一两多饭,冯树清可能没吃饱,又不好意思再去舀,自己就摸了二两粮票,去柜台上又买了二两饭。同桌的一老同志见了马上批评道:”你这是小资产阶级面子思想在作怪,盆子里剩下的饭你赶来吃了,不够吃你再去买。一语中的我们没有想到老同志会如此尖锐地看问题,在公社打牙祭改善生活大家是不交钱粮的,这就是我们参加西南局工作队的特殊待遇,其它班在另外的公社是没有的。

 

又过了十多天,工作队在公社召开三干会,一连三天中午都在公社吃饭,全公社下楼没下楼的生产队、大队、公社三级干部都到公社开会。在公社小学的坝子,全公社好几百人,有的坐在那颗大黄桷树的树阴下,多数人还是在烈日下戴顶草帽,听工作队队长传达县工作团的学习安排,我们算是领教了杨老太婆的口才,霸气和威风,老太婆一个人高高坐在旧时庙会戏台改成的主席台上,身着一件肉色短袖衫,外面披一件藏兰色薄呢子单扣列宁服,有几许花白头发用两颗钢夹别着,一付双枪老太婆现代版的打扮,只是没有插两把盒子炮在腰间。没有麦克风在台上滔滔不绝讲了两个多小时,全场听得安静专注鸦雀无声,话锋一转又结合三星区有四不清干部喝农药1659自杀事件讲道:”沱江河没有盖盖,井口也封不倒,你要自绝于党和人民,谁也拦不了你,你自杀死了还是要定性为现行反革命,你的儿子儿孙都伸不了皮,有什么不能够讲的?你自己作的事又有什么不可以讲清楚的,你们自己好好想一想,为你们的儿孙想一想!过去参加过三·三爆动的人,没有交待的现在也要讲,据我们掌握的还有隐藏得很深的,还要清查《黄、白、黑》。一番敲山震虎恩威并重的话,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汗流浃背,我们真正感到了这场阶级斗争的火药味,听了一场深刻的杀气腾腾的政治报告。

 

参加简阳农村社教运动,同学们真正走上了路,了解了五一年简阳三·三爆动的真象,五一年三月三日,最先从三星区打吆喝起,后又马上蔓延河东和丰、云龙、平泉、波及河西养马、贾家、三岔…几个区。土匪胁迫农民打区政府杀于部,全县好几万人卷入这场三·三爆动。事后内江上来解放军一个营配合成都下来的部队反攻,镇压了不少匪首,胁迫来的农民自首后放回了家。三星区这边四十岁以上的农民,好些男人多是自新队员实际就是当年的胁从土匪。听说策划煽动这场三·三爆动的匪首马烈,是军统特务没有抓住已经逃到香港领奖去了。几年后在贾家当知青的岁月,也听当地老年人摆,贾家场外面的水田里,解放军打死好多土匪在里面。《黄、白、黑》是指黄金、白银、鸦片,简阳在棉花地里中间种一小块鸦片,站在外面地边还真看不出来。熬制好的鸦片是黑色,象粗碗大小一砣的黑糊糊一样的东西,哪个工作组要清出了鸦片,算是大案子了。

 

八月三十号下午了,郭可铿通知周乐,带上自己的行李马上到公社集中,回内江学校参加文化大革命,而且全公社的学生都要回去。永和大队的五位同学在大队会面,虽说只有短暂的一个月,大家刚刚熟悉了社教工作,和几位老同志也处出了一些感情,不说是依依不舍,还真是池言正是眼眶红了湿了,和她的凤智姐互道珍重挥手告别。在公社大家见到早已经坐在行李上休息的政治大队的几位同学,祥永说他们早已来一个钟头了,后来在其它大队的同学也先后到齐,三十几个男女同学在公社坐在公路边等候。一直到九点过了,一辆四轮大拖拉机从公社农机站开过来,停在路边司机招呼大家上车,同学们爬上后面挂的大拖斗挤着坐在行李上,挥手向工作队在公社的两个工作员告别,拖拉机驶出了今生再也没回去的青龙观。

八月三十号是农历七月十五,刚刚过了七月半鬼乱窜的日子。一轮满月高高地挂在空中,如水的月光毫不吝啬地洒满大地,四处静稍稍的,劳作了一天又无文娱生活的农民早已入睡,打了谷子的田里传来阵阵蛙鸣,这蛙声引起了同学们无穷的思念,留在内江的同学黄度、祥鉴、长富…,七妹子为了打破这沉闷的气氛,起了个音于是大家唱道:”我是贫农的好后代,党的教导记心怀。踏着先辈的脚印走…,一会儿薛典模喊江南铺过了,终于看到了久违的沱江,缓缓流动的江水向南流向内江,带去对家乡父母的问候,带去对分别了四十天的同学的思念。拖拉机停在了简阳师范的门口。几位老师指引大家把行李搬到了二楼的阶梯教室,女同学又到另外一间教室,过了一阵其它各班和学校也陆续到了。

 

简阳师范是过去的教会学校改成的,青砖本结构楼房,阶梯教室是木楼板,只是蚊子特别多,那一晚是今夜无眠。内江高中的六六级一、二、四班在三星、同合、踏水三个公社,那些地方已和金堂县相邻。是资阳、资中两县供销社,商业局工作队的,四清运动是要县与县交叉搞,这样避免了很多人际关系。同学们互相交流各自工作的情况,陈鸿铭说起榨钢板已是用得滚瓜烂熟,他们同合公社的干部象土皇帝样,开会不如意就打大队干部,大队干部下来打小队干部,小队干部又打社员,打的时候还要立正站好,公社干部还想花两万多元买小汽车,晚上好到成都看川戏。五八年搞大兵团作战时,用煤油作火把照明,有的社员疲劳极度把尿桶挑的煤油往沙沟里到。罗宁说他那个大队有两个生产队长饱暖思淫欲,互相交换堂客(老婆)。有一个的堂客要胖些,这个队长感到自己吃了亏,提出要对方搭—麻羊儿。对方又想自己的堂客虽然瘦些,但人才有几分,搭—麻羊儿有些划不着,于是要求再添一个鹅儿,这笔肮脏丑恶的生意终于在如此讨价还价中做成。

 

第二天上午全内江上来的学生在简阳师范阶梯教室听了半天报告,中午吃了饭走路过河,背着行李到了火车站,简阳县团工作员早已经买好车票,要下午五点过火车才到。大家听说工作组长都在简阳县委开会,永和大队工作组的冷观富同学提议,我们五个同学买几个笔记本去县委找我们的王组长提字。在百货公司买了五个几角钱的笔记本,来到县委找到了王组长,王组长婉言谢绝,还对我们进行了好一番教育。看时间也快到五点了,大家赶忙走铁路跑向火车站,跑拢后才知火车晚点半个小时。在焦虑的等待中晚点火车终于来了,三百来人拼命挤上了火车,告别了青春年华的学生时代,而特殊地工作学习了四十天的简阳县。

 

(待续)

 



2010/6/13 0:06:18
苍海一粟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天使
发 帖 数:9189
金  钱:32231
经 验 值:31702
注册时间:2006/1/17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在线等级:13级
 在线时长:1189小时47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小时


精神财富永留心间。
2010/6/20 2:36:56
辜吟剑锋






角  色:注册用户
等  级:骑士
发 帖 数:102
金  钱:313
经 验 值:313
注册时间:2008/5/9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0级
 在线时长:3小时28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7小时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