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 2014 年 6 月 30 日之前的数据,供浏览查阅,不提供编辑及回复等功能,最新数据请登录 大千论坛
吃喝玩乐 时尚潮流 甜城内江 生活情感 家居房产 秒杀团购 大千摄影 大千书画 大千收藏 原创文学 大千杂谭 投资理财 大千体育 广告信息 佛教论坛 木偶论坛 川剧论坛 版主交流 论坛管理

青春澎湃的岁月(4) -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 - Powered By BBSXP
大千论坛历史数据原创文学青春澎湃的岁月(4)
    
 
青春澎湃的岁月(4)
发起人:未弋  回复数:1  浏览数:1135  最后更新:2010/6/20 22:32:43 by 厚德载物

帖子排序:
2010/6/20 11:00:47
未弋






角  色:版主
等  级:使者
发 帖 数:1118
金  钱:8011
经 验 值:5011
注册时间:2006/7/13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在线等级:9级
 在线时长:570小时2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80小时


青春澎湃的岁月(4)

 

                                 青春澎湃的岁月

 

                                    作者:周乐鑫

 

 

4,风云激荡大串联

 

火车从简阳开出后我们终于弄清楚了晚点半个小时的原因,火车上有许多从北京来的红卫兵,这些南下的大学生—路煽风点火。有清华井岗山、北地东方红”…,大学生本来就是学生中的精英,戴着红卫兵的红袖套,神气地在车箱里游说最时髦的革命理论。刘世崇、冯敬琪、吴伟和许多同学都围着一个站在椅子上的大学生,那个戴着北京地院东方红红卫兵袖套的男生,向大家介绍了毛主席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知道了聂元梓、蒯大富、韩爱晶、谭厚兰、王大宾这五大学生领袖,现在是向地市委开炮造它们的反,在它们中间存在一条资本主义路线。造反有理,革命无罪,革命的大串联开始了。对于这些才从农村四清回来的学生,彻底被洗了脑,尤如注射了强心针和兴奋剂。到内江我们下车后,那些北京来的天兵天将到重庆去播撒革命火种了。

 

回到内江的各校学生第二天开始走向社会,造地市委的反。内江高中九月一号就成立了九·一造反队,铁流造反团,内高部队六六·二造反团,井岗山炮声风展红旗红色山炮团…,基本上是一个班一个组织。九月五号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组织外地高等学生、中等学校革命学生代表和革命教职代表来北京参观文化大革命的通知》,随即开始了全国的大串联。

 

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在天安门城楼给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改名宋要武,各地又选赴京代表。内江高中的赴京代表向东刚走没多久,各个造反组织也没搞两天文化大革命,先后都跑出去上北京大串联了,只要在学校开一张证明,全国各地满天飞。地委副书记陈天民在总结内江文化大革命成绩报告中,说内江学生外出串联已经一千一百多人次,内江高中外出串联的同学怕有五百多人了。出身工农的同学跑得远出去串联的时间也久,六六级三班张仲林是西藏海南没去,全国其它地方跑得差不多了。周乐说:”仲林在外面用的钱欠的债,他妈妈喂的肥猪卖—条也还不完。更奇的是在外面照了相寄给冷观富,斜靠在一辆小轿车旁,脖子上打一条泡沫围巾,两支脚交叉靠着,那神气是又又时髦。

 

罗宁、陈鸿铭、吴二(吴煜昌)、周乐四个同学开了张证明到北京,先从号子口坐火车到成都,几个同学只有罗宁一个人走南闯北,坐火车剩轮船到过武汉。大家一起出门当然是罗宁拿主意的时候多,到了成都去北京的火车好几天都没有,接待站安排我们住在成都九中。罗宁带着大家从梁家巷去火车站,又走人民北路从皇城到春熙路盐市口一带,杜甫草堂武候祠,新都桂湖宝光寺,哪里好玩哪里耍,街上有发传单的就抢传单。罗宁终于在火车站签发了四张从成都发往北京的专列票,时间是第二天下午四点半。罗宁说成都体育学院伙食好,同样是交一角钱,饭可以随便舀,吃饱点火车上可以不吃东西。第二天大家相约又到了成都体育学院看大字报,体育学院的大字报是在是没有什么水平,中午的饭一是硬经饿,二是随便舀。菜是不怎么样,饭可是尽肚皮装,估计每个同学吃了一斤饭以上。出来后周乐喊腰干都伸不直了。

 

到火车北站好不容易挤上了车。挤进了车箱才知道大串联的火车真叫个挤,四个同学虽说是在同一个车箱里,可是都没有座位,站着的还是一支脚放在另一支的脚背上,比金鸡独立好一点。火车开出成都后一阵摇晃,好象松动了些,站着的勉强坐了下去。陈鸿铭人要高一些,在行李架上好不容易挪了个—公尺多一点的空位,爬上去可以倦曲着睡觉。坐在巷道地上的红卫兵到了晚上把一张报纸,往椅子下面摊开钻了进去,那成了大串联火车上真正的下铺。更有甚者把毛巾两张连接起来,在行李架上打个活结,再把头伸进去,毛巾托着下爬,象吊死鬼一样站着睡觉。陈鸿铭在行李架上休息了一个钟头,下来换吴煜昌上去休息。最恼火的是上厕所,罗宁终于挤到靠近厕所,几个男女学生坐在门边,头朴在脚上睡觉,罗宁把一男生摇醒,请他们几个人挪动一个下脚的地方,好进去解个手。那个男生可能没听懂,说:”阿拉没得地方…埋头又睡,罗宁一听什么阿拉,知道是上海人来四川,顿时气凶凶地骂道:”狗日的几个,屙屎屙尿证明公道,你龟儿子比二()本鬼子还歪,你信不信老子从你背高底踩过去!”这四川话夹杂湖北话把上海人骂醒了,陈鸿铭在车箱内也骂道:”你跟老子不到北京去参观学习,跑到四川来搞啥子名堂?”一时间靠近车箱门边的几个重庆中学生站起来也喊:”把他龟儿子锤惨嗝!”几个成都女学生讥讽道:”为必然上海人是丁狗虫变的哟!光吃不屙,哪儿里哟,莫得那回事得,让条路出来啥。几个上海人见这车箱里四川人居多,四川话骂人语言丰富威力无比,火车还行驶在四川广元以内,众怒难犯只得让了几步下脚的地方。

 

火车到了阳平关站,又挤上来五六个穿黑棉袄黑棉裤的中学生,胖胖的圆脸上透出猴子屁股一样的两团红色,每个人扛着一个白布口袋,大家都困惑不解,大家戏称上来几个黑乌鸦,周乐小声问其中一个黑乌鸦,你这口袋里装些什么?这同学打开白布口袋,一口陕南话:”俺娘说,咋娃第一次出远门见毛主席,蒸些馍馍路上吃。口袋里二两左右一个的圆馒头还有二十几个,这五六个老陕是陕西省宁强中学的学生,从山区乡下走到这阳平关走了两天,一路上就吃这冷馒头喝山泉水,心中怀着到北京见毛主席的无比激情,憧憬这幸福美好的时刻,火车一路呼啸慢慢爬上秦岭。

 

行李架上的一个人造卧铺,周乐又换上去休息了一会,火车下秦岭到宝鸡已经上午十点过了,昨天中午在成都体院吃的饭还真管用,肚皮还真没饿。车站在买苹果,—角钱—斤,吴煜昌说买点来慢慢吃,一人买了一斤苹果,一路支持到了北京。火车在陇海线上奔驰过了洛阳,罗宁指着左边路旁一座很大的寺院给我们说,这是著名的白马寺,我们还以为是西箱记里面的白马寺,原来这是白马驮经书故事中的白马寺,这条路罗宁跑过,所以他能给我们说出子曰来。火车到北京西南面郊区房山县就停了,把我们安排在良乡机场附近的良乡机械厂。一间教室大小的房子住三十几个人,中间生个煤炉,一根白铁皮烟囱通向窗外,全部都睡地铺,烤着火也还不冷。在厂里大食堂吃饭,南方人可以吃一碗米饭,不够吃再添加一个二两的白面馒头,北京的白面馒头真是好吃,一大碗大白菜煮几块肉片,味道全是白味顿顿如此。后来要离开北京的那两天,罗宁吩咐两个人分吃一个,四个人一顿饭可以剩下两个带回住地,最后离开时都有七八个馒头用白纸包好,装在罗宁的绿胶线编织的口袋里,和两双胶鞋放在一起,出厂时根本看不出来,后来到武汉去罗宁家油炸来吃了。

 

到良乡机械厂住下后,第二天就用军车把大家送到清华大学参观,看见教学楼主楼汽车也可以从中间的门里开进去,整个教学楼怕有两百米长,是当时我们从未见过的这么长的建筑物,下午三点再用军车接回厂。回良乡后吴煜昌说:”从清华看了一会大字报,他就从另外一个门走出去,到了一个很好耍的地方,有山有水叫人民公园,沿着水边有个长廊修得好,顶上到处都画起画。听他这么一介绍周乐猛然觉得是颐和园,第二天又到北京大学参观大字报,一进北京大学围着未名湖看了一会大字报,从另一个门马上溜走,四个人直奔颐和园。果然见门口写着人民公园四个毛体大字,进去就看见昆明湖边西北面远处万寿山上的佛香阁已改名为向阳阁,吴煜昌说昨天他只走了右手边沿湖的长廊,那石舫和佛香阁山上都没去。大家决定从左手边绕昆明湖转过去。走了十多分钟沿湖只有不少柳树桃树,时间已经十一月份上旬,柳树桃树都落叶枯槁,湖面上也没有什么游船,而且这西面是越走越冷清,要想到转来走又觉得有些划不着,似乎又觉得西面可能还有些名堂。陈鸿铭觉得是有些不对劲,干脆跑了起来,大家气喘吁吁跑过西堤上婀娜多姿的六座桥和十七孔桥,绕过铜牛爬上万寿山终于松了口气。站在佛香阁前看昆明湖,颐和园的景色大半收在眼底,葱郁的树丛,掩映着黄的绿的琉璃瓦屋顶和朱红的宫墙,昆明湖静得象一面镜子,绿得象一块玉。佛香阁的门是锁了的不能进去,只能围着仰望了一转,又去宝云阁铜亭,这座始建于乾隆年代的铜亭,高七点五米二百零七吨重。后山后湖与前山迥然不同,大家也来不急了,下山后在石舫逗留会,在七百二十八米的长廊里,我们是去也匆匆走也匆匆,跑马观花两个多小时逛完这皇家园林颐和园。

 

天安门广场也是军车把大家送去后就自由活动,我们走过金水桥穿过天安门城楼下的门洞,想上城楼去看毛主席是怎样检阅红卫兵的,上城楼的梯道已经封锁不准上去,又看见里面有一个和天安门一样的城楼,据说是端门,两边有些房子是大臣们候着上朝休息的地方,吴煜昌说管它的走进去看,大家一鼓脑儿跑进去,前面更远的地方又是一个和天安门一样的城楼,这时—不作二不休走近再看,原来是午门大门紧闭,里面是金峦宝殿现在的故宫博物院。唱戏里说的午门外候旨,推出午门斩首,恐怕就是指的这个地方。走出天安门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不时回头望着大门紧闭的故宫,走进右边的劳动人民文化宫,肚皮感到有些饿了,摸出放在裤子包包里的馒头,啃着已经干成粉的冷馒头,喝几口罗宁水壶里背的冷开水。又转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面,人民大会堂,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这两座闻名遐尔的首都十大建筑,我们也只能围着转圈,望着雄伟的大门兴叹。

 

大家都觉得天安门广场上除了是人还是人,没有什么耍的,大家围着偶尔发传单的抢几条小道消息也觉得索然无味,背着120相机带着红袖套的摄影师无论怎样鼓吹,也卖不倒这四个吝啬的红卫兵的钱。上海有条南京路北京有个王府开,大家多少还是知道,罗宁提议到王府井去看。正好这时从西单一辆公共汽车开过来,大家一窝蜂挤上车去,售票员看见这些天兵天将如潮水般涌上来,和颜悦色地说:”红卫兵小将们,本次班车前方一站是终点站北京火车站,请革命小将们做好下车的准备。大家都不听劝阻,五分钟就到了北京火车站大家又拼命挤下车,罗宁用椒盐川普打听,方知王府井要返回天安门再走—点路就到了。一路瞎折腾终于到了王府井,商店里的东西我们是买不起只能看闹热。突然看见—黑色小轿车停在百货商店门口,一金发女郎和司机都下车走进商店,我们出门看见停在街沿下的小轿车后排坐了两个五六岁的男女儿童,同样是金发碧眼招人喜爱。吴煜昌隔着车窗用俄语问你好,两个小孩一脸忙然,陈鸿铭试着又用英语问,仍然是没有反应,周乐干脆用手隔着玻璃弹了两个绷绷,两个可爱的小孩居然还是不理睬,罗宁、周乐、吴二隔着玻璃窗吐了两下口水,看见那个金发女郎和司机已走出商店,赶紧一溜烟地笑着跑了。转到王府井附近的背街胡同,看见有挑起担子卖柿子的,只五分钱一斤,陈鸿铭见很便宜叫大家都买一斤来吃,当时北京的气候很干燥,嘴唇都干裂缝了,吃了柿子两手满是柿子汁,几根电线杆子成了我们擦手的地方,这几天在北京城里是逛荡够了。

 

良乡离长辛店、卢沟桥都不远,解放军又用军车把大家送到哪里去参观这些革命纪念地,在卢沟桥上看着这三十年前的抗日古战场,很难与京城十景中著名的卢沟晓月联糸起来,罗宁说卢沟桥上的狮子数不清,大家都去数—数,说好只数—个刚数完,陈鸿铭又喊耳朵里面有一个,周乐说那个好象是数了的,罗宁说这卷头发里藏了一个,吴煜昌忙说卷头发这边还有一个没数,一会儿脚指里面有,下巴里面有,肚皮底下也发现了,背上头发脖子里到处都是…,真是卢沟桥上的狮子一个大的身上爬的小狮子也不好数,而且第二个大狮子身上爬的小狮子又与第一个不一样,这卢沟桥上的狮子怕是要用珠笔来点,看能不能数清楚。长辛店和紧挨着的丰台都没有什么好耍的地方,我们只好回良乡机械厂。

 

下午大家说去房山县城看,出了厂门往西方走了好几里路也不见县城,这时大家都喊要屙尿了,四下张望都是已收了庄稼的野外,一大片卷曲着老不见长的麦苗就是地里主要的作物。也不见有什么象厕所一样的建筑,大概十多公尺的远处有一看似窝棚的东西,走近才发现还有几步梯坎下去,下去后才发现是一个大菜窖,里面贮藏了大半间菜窖的大白菜。大家看看四下无人,四个同学就在这菜窖里屙起尿来。上来后又走了里多路才发现一些矮房子,周围还有些土圩堤,也只有一公多高,走进去才发现好多门都挂着棉门帘,门口还挂着房山县供销社的牌子。掀开门帘进去里面还生着煤炉,仍然是一根白铁皮烟囱把煤气排出窗外。柜台除了一些卷着的花布外,还有许多白色绵羊毛皮背心。陈鸿铭一问价格六元钱一件,有袖子的要十元,大家都觉得划算,南方可是买不着又没有卖,身上只有十元钱了,管它什么罗宁说:”没得钱可以在接待站借,写刘海泉、董启勋的名字。这两个老同志是当时内江地市委书记,陈鸿铭、吴煜昌、周乐三个同学都买了一件羊毛皮背心,准备串联回家后送给母亲的礼物。

 

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是到北京来的所有外地学生的共同心愿,1l10日负责我们学习的解放军通知我们,明天要早上两点钟起床,去天安门广场等候毛主席接见。这象原子弹爆发一样的消息使得大家兴奋了一夜,半夜两点一辆辆敞蓬卡车载着满怀激情的红卫兵奔驰在进城的路上,笔直宽敞的公路,车越快风越大周乐冷得把脖子紧缩在棉大衣的毛领里,一个钟头后卡车驶入天安门广场,停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前面的长安街上。大家下车后解放军把我们整队集合,前面是女同学后面是男同学,然后席地而坐。屁股下面也不准垫纸张,坐久了就起来站一站跳几下。到上午九点钟高音喇叭里开始放大海航行靠舵手,同学们都以为毛主席要来了,一下子全站起来了拚命往前挤。站在前面的解放军立刻手挽手,双脚使劲蹬着地面往后面抵住,一班长模样的军人忙招呼同学们坐下,那是扯地皮风没有开始。十点钟以后喇叭放东方红了,毛主席和中央首长乘坐的九辆敞蓬汽车出现西长安街上。由西向东缓缓驶来,毛主席站在第一辆敞蓬汽车上,旁边好象是杨成武和傅崇碧两位将军保驾。九辆敞蓬汽车右转向了人民大会堂旁边的红卫兵,在广场里面转了一阵,我们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外面也看不见,好一阵毛主席的敞蓬汽车才从历史博物方向转出来。车子开到我们前面,秩序已经不太好了,两边的同学都住中间挤,解放军挽着手也抵挡不住,明显汽车的速度加快了,我们四个同学没有往前挤,在后面踮着脚反而清楚地看见了毛主席。伟岸的身材红黑色的皮肤,与旁边的杨成武傅崇碧都不同,真是一代伟人。往前面挤的男女同学,有些被挤倒有些鞋子被踩脱,爬起来时毛主席的敞蓬汽车已经开走,只看见毛主席伟岸身材的背影,激动失望的泪水夺眶而出,天安门广场到处是踩掉的鞋子。

 

第二天解放军班长开始给大家做工作了,红卫兵小将们进京的目的基本达到,北京的天气渐渐冷起来了,已经最大限度接待了全国各地来北京的红卫兵小将。我们办好了四张北京至汉口的火车票,火车离开北京往九省通衢的武汉三镇驶去,火车要到许昌,落日下一望无边的平原上缺少了勃勃生机,总觉得冬天的北方有些荒凉,不象我们四川到处是青山绿水,偶尔见一两个拾**的小孩,痴痴地望着呼啸而过的火车,这就是多少朝代,军队们代表各自的阶级利益逐鹿中原的古战场,刀光箭影鼓角号呜已离我们远去,独轮小车的吱吱嘎嘎声和美式榴弹炮的轰鸣声迎来了—个新中国,满载红卫兵的火车终于到了三楚大地九省通衢的武汉三镇。

 

在这古称江夏的汉口,罗宁更是轻车熟路,在接待站安顿下来,到六渡桥罗宁姐姐家由老母亲给大家油煎馒头吃,还剩几个吃不完的馒头陈鸿铭喊不要拿了,由罗宁带路直奔江汉关码头,看见了浩浩荡荡的滚滚东流长江水,远处一桥飞架南北的长江大桥静静地卧在大江上,隐隐约约可见桥上层的车水马龙,一声汽笛长鸣,满载着南去的旅客和游山玩水的红卫兵小将的列车驶向南岸的蛇山,江汉关钟楼的钟声当、当敲响,江边码头上停着各式大小客货轮船。罗宁向大家介绍,那些大的客轮是下水船,到镇江、南京、上海等地,稍小一些的客轮是到重庆的上水船,等两天我们坐上水船回重庆。漫步行走在汉江桥上,清澈的汉江水在这里流入了长江,望着汉阳一大片工业区,这就是最早的步枪汉阳造以及后来的中正式七九步枪的生产地。爬上龟山就到了长江大桥北桥头,第一次在这么雄伟壮观的桥面上行走,冬至已过桥上吹来一阵寒冷的江风,在这并非烟花三月的季节里,怎么也看不出是极目楚天舒””孤帆远影碧空尽了。过了桥在绿树成茵的蛇山上,昔人已剩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楼是被锁住上去不得,围着黄鹤楼转了一圈,几只破铜铃在西风中叮叮当当发响。此时此景,骚人墨客也吟不出,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凄凄鹦鹉洲。这样的千古绝唱的诗句来。

 

到了东湖面对浩瀚的—波湖水,背依一片枫林的珞珈山,雄伟的武汉大学依山而建。在一座黑色花岗石大楼前,大家穿过门洞拾级而上,两旁都是学生宿舍,推开窗户便是碧波荡漾的东湖水,湖面上的微风从窗口吹进,这花岗石修建的大楼和巷道后面的珞珈山坚硬的岩石,挡住了长江上号称三大火炉的武汉夏日的娇阳,也挡住了抗战中武汉会战日本飞机的炸弹。几座白色建筑矗立在东湖畔,水中依稀有倒影,武汉水利电力学院教学楼果然和招生宣传广告画一样,这就是几十年来在脑海中留下的东湖印象。

 

五天后我们终于乘江峡轮东辞黄鹤楼,开始了漫长的枯水时节五天四夜的逆水行舟。这种江字号的川江客轮,多为解放前抗战时期卢作乎先生的民生公司所属,抢运过不少入川的下江人和物资,甲板上面仍然有三层客舱,满员也就七百多人,现在迫于大串联的压力,载有一千四百多学生。轮船缓慢行驶在长江上,到了一叫陆溪口的地方,罗宁给大家介绍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三国时赤壁之战遗址,望着这滔滔江水,难以想向这孙刘联军怎样创造以少胜多的战迹,火烧了曹*八十万不谙水战的北方大军。过城陵矶时江面徒然宽了许多,原来这是洞庭湖口,江水和湖水已融汇在一起,只是不见闻名天下的岳阳楼。长江穿行在九曲十八湾的江汉平原上,傍晚江风呼呼吹进船舱,船弦上挂着帆布抵挡寒冷的江风,也害怕有人被吹落江中。

 

我们住在甲板船弦上的三等舱。到了晚上舱内两旁是上下床,中间地面上垫着草席,发床毛毯御寒,平常一个舱住二十四人,现在是一个床睡两个人,加上地下睡两人共六十人。楼上二等舱和一等舱住的正常旅客,船弦下的四等舱也住满了红卫兵,统舱满载赶短途的散客,偏偏这些红卫兵小将又不甘寂寞,晚上全涌向船尾的饭舱里开什么联欢晚会。在船尾饭舱里把桌子拉开,中间空出了十几平方米的空地,人员是里三层外三层,后面的站在桌子上,到处是人头赞动水泄不通。两把口琴伴奏达板城的姑娘,一个乌鲁木旗一中的维吾尔族红卫兵,合着节拍载歌载舞唱道:”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带着毛主席语录,扛着钢枪,赶着那马车来…,掌声、喧嚣声把喇叭里的广播淹没了,两个穿船员服装的人挤进人群,指挥大家安静下来听广播,喇叭里播放道:”红卫兵小将们,大家不要集结在船尾,轮船已经失去平衡,船头翘起来了,这样航行要发生危险,请大家赶快回到船舱休息。这天兵天将也是爹妈生的,一听说要发生危险,也不敢再闹腾了,迅速稍稍回到各自的船舱里。

 

船过宜昌告别了天高水阔的三楚大地,进入了水流湍急滩多滩险的长江三峡,只觉得两岸青山高耸,江面明显窄了许多,是乎用长篙杆就可以撑到两岸的崖壁,有时担心下水船来了怎样让船,在西陵峡里一处回水坨里,轮船抛锚停下来了。小半个钟头后一声汽笛长鸣,一艘下水船江渝轮满载着出川的红卫兵小将下来了。悬崖绝壁的高处建有信号台,在这些信号台上能够看到航行在三峡里的好几里外的上下水轮船,用旗杆上挂着的两行红、黄、绿三色小三角旗指挥着峡江上的轮船,这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是画家们经常写生三峡风光的素材,也是摄影家们镜头里扑捉的目标,坚守信号台工作的人更是作家诗人赞美歌颂的主人公,为之写出了多少感人文章和真情诗篇。

 

巴东三峡巫峡长,在巫峡绝壁断崖下—些凹处,葱绿青草丛中两只白色小山羊,优闲地啃吃绿油油的青草,望着缓缓逆水航行的轮船,咩、咩的叫声替代了巫峡里已经远去的猿鸣三声。离开了一个多月的游子们心中浮起了一缕思乡之情,又想傍晚后这些山羊怎么回到家里,后来发现了好几处这样的地方,从岩上下来的路已被人为的阻断,小山羊可以下到江边喝水,绝壁断崖下的凹处铺垫着一些干谷草,小山羊可以躲避风雨,不断生长的青草是山羊的食物,山羊粪便又是青草最好的肥料。这样敞放山羊,连山羊都不能走的路,山中的肉食性动物也来不了这里,各家放的山羊也有各自的领地互不干扰,到年底时主人划船或修好路再来牵两只大山羊时,已有几只咩咩在叫的小山羊跟随后面,留下两只一雌一雄的小山羊,等待明年的重复,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牵走大羊而留下的独自面对自然界的小山羊,这是没有食物链制约而多么和谐的动物世界,而人则是为了生存而最聪明最残忍的高智商动物。

 

湖北巴东县城座落在江南岸的江边,一条长街不到一里,没有什么高楼房,两层楼房也少见,还不及四川的小乡场。江边码头上停着卸货的几艘货船,一辆印着湖北恩施车队的解放牌卡车正在装货,准备运往南岸崇山峻岭中的鄂西山区。江北岸高崖上,有时看见背着邮包的邮递员,站在悬崖峭壁边向下面挥手致意。船上的红卫兵们也向上面的邮递员幺喝。这些长年累月为人民服务的邮递员,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山间小道上,看见下面江中的轮船也是一天中难得的事。有时又看见七八个红卫兵打着红旗,行走在上面山崖上,停下来和轮船上的红卫兵互相打招呼,只是在峡里群山中,回音干拢太大,互相也听不清楚说些什么,轮船载着大家只得挥手告别。

 

轮船终于穿出了瞿塘峡,回头再看紧锁大江的雄伟夔门,山峰上还点染了尚未落尽的处处枫叶,从西边而来的奔流不尽的江水,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此时此景回想到诗圣吟颂出这令人扼腕叫绝的诗句来。与白帝城擦肩而过,在江面远处凭吊张飞庙,这不是现时的旅游船,也只能在这航行在川江上的轮船上远眺这三国遗址,轮船终于停靠在万县码头上补充必须的给养和物资,停靠两个钟头的时间。在船上歇了几天没有扯地气,全船的人基本涌上岸进万县城去,过了顿船走了十多米的安有防护索拦的跳板,上岸就是几十米高的长梯坎,不断有人挑着担子幺喝卖粱平柚子,一角钱一个也是便宜,四个同学算钱一人买一个还回得了家。万县城里的道路是爬坡上坎,只有一个钟楼还有些特色,几条街道也是依山而建,感觉就象解放前一样,跑了几条街道赶快下到江边上船。

 

船过忠县时,一座宝顶飞檐展翅的高楼耸立长江北岸,高楼背靠四壁如削的孤峰,可能有五十多米高,可惜轮船不停,我们也只能在轮船上远望石宝寨。到了丰都了,也看不见听说了很久的名山鬼城,也只得任凭罗宁忽悠我们,到处指点这里哪里。这阴曹地府隔离长江还是远了点,船到涪陵总算看到了乌江在这里汇入了长江,涪陵城建在高出江面三十多米的半山上,看那规模也还不如内江。终于望见朝天门上重庆港客运站和背后的重庆饭店,轮船绕过朝天门码头停靠在望龙门三码头,过了三天我们回到了内江。

 

周乐见了阔别五十多天的母亲,一阵严厉地呵斥:”你出去转了差不多两个月,信也不写一封,家里面担不担心,带出去十四元钱也不晓得够不够用?”听完母亲的训斥,马上声明钱是够用,还节省了六块钱给你老人家买了—件羊毛背心,母亲见了羊毛皮背心很是欣慰,在大院里逢人便展示新买的礼物。周乐见母亲高兴了但自已身上却痒起来了,母亲在周乐的毛领短大衣的毛领里轻而易举地发现了几个虱子,马上烧水洗澡,周乐洗澡后钻进被窝。母亲又烧了一大锅开水,把内衣内裤全烫了,在毛线衣里也发现了虱子,毛线衣丢在开水里去煮,棉大衣里的虱子一个个捉住,用指甲壳卡死,把虱子斩草除根。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现在却是游子身上虱,痛苦慈母心。虱子长一分,慈母万丈情。四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已经离开了十多年,周乐也学会了逮虱子,难忘母亲的灭虱情。   

 

回到学校到处都是冷冷清清,出去大串联的同学回来很少,几天后见到才从上海回来的童大汉,在上海国际饭店童大汉尝了许多小吃,香肠也可以尝一片,最后身上只剩一角钱坚持回到了内江。黄度也从北京回来了,他们参加毛主席第八次接见红卫兵,冬至后北京已是冰天雪地,南方去的红卫兵忍受不了严寒,身上裹着一床棉絮用绳索一系,在已经结冰的昆明湖上戏耍打闹。杨重平、兰光维从上海回到内江,在黄浦江的码头上见到了停泊的外国万吨巨轮,从舷梯上走下来的法国大副、二副,手臂上都挽着漂亮的法国夫人,仔细—看小手臂上汗毛不用放大镜看也很粗。

 

十二月四日重庆大田湾体育场,发生重庆大学”8·15战斗团冲击工人纠察队会场的事件,听说还伤了人。童大汉、廖刚、黄度、周乐闻讯马上到重庆看热闹去。火车行至安佛镇车站堵车了,前面一个车箱传来了女高音的歌声,几个同学都挤了过去。—个梳两个短辨的女同学站在巷道边的椅子上,佩戴四川音乐学院校章刚刚唱完—首歌正在休息,童大汉挤到了女同学面前椅子旁边坐下,顺手就把茶几上另—位旅客刚掺了水的茶杯双手端到女同学面前,笑容可掬地说:”欢迎再唱一首,大家说要不要得?鼓掌!”满车箱的人只差没人领头,借花献佛真是洽到好处,一齐鼓掌大声喊话要得!”川音的女同学权不把这当回事,张口就唱道:”革命熔炉火最红,毛泽东时代出英雄。王杰同志好榜样,一颗红心为革命…童大汉坐在旁边,歪着脑袋架个二郎腿,用钥匙扣在手上击打着节拍,满车箱的观众数他最投入,这川音的女同学也靠是得行,—连唱了十多首歌全是大歌,而且起音准确根本不觉得气息不够,只当是在川音上了两节声乐连堂课。

 

在牛角坨汽车站准备去北碚,好几百人排了几条长队在候车,一会开来一辆带蓬的解放牌卡车,一排队伍上十个人,一个戴纠察字样红袖套的工人在维持秩序,几排队伍争先恐后秩序相当混乱。童大汉见有机可乘上前便对大家说:”大家不要挤,我来给你们维持秩序,童大汉穿兰色棉短大衣已经洗得发白,一口内江白马方向的口音,一米七五的高个子还镇住了候车的好几百红卫兵。又一辆带蓬的解放牌卡车开来了,童大汉还真的把混乱的秩序扭转过来,上了三十几个人童大汉一招手廖刚、黄度、周乐先后混了过去,童大汉不露声色地把这几个同学混同其他人推上了卡车,但还是引起几排队伍没有上车的一些人的抗议,童大汉安顿好没有上车的人,汽车发动后缓缓开出去几米远,童大汉转身几大步,以运动员的跨栏姿势抓住车箱后档板,翻身跃进车箱挥手向在牛角坨候车的南来北往的红卫兵告别,汽车一溜烟向李子坝华村方向开去,全场这好几百红卫兵被小地方来的童大汉忽悠得一片哗然。

 

几个同学在北碚街上瞎逛,在嘉陵江边上向当地人打听,北温泉怎么走。一老者遥指嘉陵江上游山峰巍峨处,叫大家顺着江边逆流而上一个钟头后可到,乘公共汽车要一角六分钱,大家算账钱还够。公共汽车蜿蜒爬行在缙云山半山公路上,在北温泉下车后,汽车继续向澄江镇开去。在数帆楼上俯看下面嘉陵江上片片白帆,没有轮船的气笛声,透露了温塘峡谷的寂静。在温泉游泳池透过丝丝热气,看见是不分男女的混合游泳池,下水后不到三公尺又是人,什么游泳姿势也施展不开,与沱江河唯一不同的是近距离看到穿泳装的靓女俊妹。混在—起的泡澡也不是滋味,第二天回到了内江。

 

(待续)

 



2010/6/20 22:32:43
厚德载物






角  色:版主
等  级:权天使
发 帖 数:49463
金  钱:109968
经 验 值:180178
注册时间:2005/12/4
在线时间: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在线等级:37级
 在线时长:7662小时3分钟
 升级剩余时间:128小时


读楼主的作品如饮纯香的甘露
返回页首↑